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玄幻 > 移动藏经阁 > 第二百六十七章 分道扬镳

   点击进入原版阅读
【如有缺章错误,推荐百度一下】   

第二百六十七章 分道扬镳



  -    -    -    -    - 
    白晨进入帐篷中,看着床上那人。[词*书/阁]WwW.CiShuGe.CoM
  
      熊豪几个人,已经将这人的身上收拾干净。
  
      脸上虽然还有伤痕,不过并不影响容貌。
  
      那人也在白晨进来的时候,睁开了眼睛,直直的看着白晨。
  
      “你是……”白晨摸着下巴,依然没想起来这货到底是谁。
  
      这人的年纪不大,看起来也就二十岁出头的样子,脸上还带着几分清秀,不过目光很纯净。
  
      这人两眼泪汪汪的看着白晨,舌头似乎还不怎么利索:“你……你没死……你没死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我们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见过?”白晨坐到床边,疑惑的看着这人。
  
      “我……我叫小……小六……”
  
      白晨非常确定,自己不认识这个叫做小六的人,毕竟这个名字还算有特色,如果自己认识的话,不可能会忘记。
  
      “虫子……虫子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虫子?”
  
      “你救过我……所以……所以那天……”
  
      白晨实在是受不了这小子的结巴,掰开小六的嘴巴,又在他的下巴敲了敲,顺一顺舌头上的气血。
  
      “我救过你?”
  
      “那天……那天我闯入五毒教的地盘,那个老头要杀我……”
  
      白晨猛然醒悟过来,恍然指着小六:“你就是那个差点被埋了的傻小子?”
  
      小六激动的点头,他从未想过,自己会与一个传奇人物有交集。
  
      不论是在那天之前,还是那天之后。
  
      小六在说话顺畅后,将前因后果缓缓的道来。
  
      白晨也明白了,原来当日十里铺因为自己引发的一场大战,让场面乱作一团,居然给了小六盗取白晨‘尸体’的机会。
  
      原本冒险窃取白晨,只是想安葬白晨,算是报答白晨当日的救命之恩。
  
      不过因为当时有不少人注意到他。所以将白晨藏在一个小舟上,自己则是将追兵引开。
  
      想等着风波过了,再回头处理白晨的尸体。
  
      结果那日大雨变成了暴雨,等小六回过头来的时候,发现小舟已经被浪打烂,白晨也已经葬身江底。
  
      这些日子来,他不断的在被追杀的时日里度过。
  
      哪怕是落在王不一等人的手中。依然没把事情原委说出来。
  
      就连小六自己也说不清楚,这是为了什么。
  
      他原本以为白晨已经葬身江底,可是他就是不想把事实告诉别人。
  
      或许,在他的心里,依然还存着那么一丝幻想。
  
      如今,幻想却成了现实。白晨站在了他的面前,而且再次救了他。
  
      白晨反而不好意思起来,他几乎都已经忘记了小六那件事,对他来说,那只是一时兴起的行为。
  
      可是小六却始终将那件事铭记于心,甚至为此而不惜以身犯险,只是为了保全自己的‘尸首’。
  
      白晨也不知道是该感激小六。[词*书/阁]www/cishuge/com还是应该骂他白痴。
  
      其他人又是感慨,又是感激……特别是仇白心,她对小六的好感更是暴增。
  
      或许小六当初的行径只是无心,可是却意外的促成了她与白晨的相遇。
  
      不过,更让白晨感到惊讶的是,当日那么多高手,居然能让小六偷到自己的‘尸体’。
  
      对于这个疑问,小六很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其实那天我已经在十里铺的擂台周围。挖了很多隧道,原本是想……是想等你遇到危险的时候,再出手救你的……只是,从头到尾,我都没敢动手……”
  
      对于小六的胆怯,白晨表示可以理解,当时在场的人。哪个不是翻云覆雨的人物。
  
      随随便便一个人,都能一根指头捏死他,要在那么多人在场的情况下出手,的确需要莫大的勇气。
  
      “你现在有什么打算吗?”白晨觉得自己这句话完全多余。现在小六就算想走,白晨也不放心让他走。
  
      不然明天要是再落在谁手里,自己又要憋着劲救他。
  
      看着小六水汪汪的眼睛,白晨苦笑的说道:“你就先入我无量宗吧。”
  
      其实小六实在不适合卖萌,只是看小六也是个腼腆的人,明明心里已经有想法,可是就是不好意思出口,逼着白晨主动说出来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风波城的瘟疫已经得到控制,整个风波城的百姓,对于妙仙堂和药王谷,简直就当作菩萨一样感激。
  
      不过很快的,药王谷就散布出一个消息,花间小王子在风波城。
  
      这个消息便像是狂澜一般,瞬间席卷了整个江湖。
  
      即便是当事人白晨,还有药王谷都没有想到,这个消息所带来的波动。
  
      千万不要以为这个时代的消息传递落后原始,上至朝廷,下至各门各派,都有着一套传播消息的途径。
  
      简单而且快捷的就是飞鸽传书了,而高深的东西,却是不足外人道。
  
      其实这只是白晨的试探,白晨并不清楚,自己所能造成的影响。
  
      虽然从药王谷方面传回来的消息来看,各门各派的反应都不小。
  
      可是暂时来说,白晨还没有真正的受到影响。
  
      这主要还是因为这个时代的交通,这个世界可没有天上飞的飞机,铁轨上跑的火车。
  
      同时作为目前的盟友,药王谷主动帮白晨分担这个压力,向外界放出错误的消息,和白晨相反方向的行程。
  
      “你现在把消息放出来,实在不是明智之举。”李玉成与白晨并驾齐驱,看着逐渐远离的风波城。
  
      “我现在需要确定,谁是朋友,谁是敌人。”白晨无奈的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可是你想过没有,你这么做的结果,你现在身边还有这么多小鬼,一旦遇到什么危险,你有十足的把握保护他们?”
  
      “没把握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你还这么做?”
  
      白晨苦笑的看着李玉成:“所以暂时来说,我们要分开走,而且你必须担负着保护这些小鬼的重任。”
  
      白晨的想法很简单,暂时来说,知道这支队伍与自己有关的人不多。
  
      所以不会有人会对这支队伍做出什么超常规的举动。有李玉成带队,又有自己留下的诸多保护措施,所以让他们安全的走到无量山,还是可以的。
  
      而自己则是引开诸多的麻烦,而且自己一个人,也不至于束手束脚。
  
      “你是不是太信任我了?”李玉成自己都没想到,白晨居然会把整个队伍的安全。交付在自己的手中。
  
      要知道,这队伍里可是有他的弟子,还有他的两个宝贝女儿。
  
      白晨隔着马笑呵呵的拍着李玉成的肩膀:“我这个人一向疑人不用,用人不疑,我们都这么熟了,我当然相信你嘛。”
  
      李玉成翻了翻白眼。信你才有鬼,不过他还是没有拒绝白晨的请求。
  
      这是白晨第一次郑重其事的向他请求,李玉成也不知道自己应该高兴还是难过。
  
      如果这个请求,再早一个月的话,他完全可以要求白晨为他做任何事。
  
      李玉成也相信,白晨不可能真的把整个队伍的生死都放在自己的手中。
  
      白晨走的很突然,除了李玉成之外。没有和任何一个人说他要离开。
  
      只是临走前,白晨与他说,一个月后,无量山下再相逢。
  
      “无量山下再见。”李玉成看着白晨的背影,突然有那么一丝不舍。
  
      其实人就是这样感性的动物,身边习惯了一个人的存在,那么一旦失去就会觉得特别别扭。
  
      从白晨让药王谷放出消息开始,就注定今后的旅途不会再如之前那样风平浪静。
  
      白晨不想将那些小孩牵扯其中。至少不想这么早就让他们牵扯进来。
  
      白晨也不知道后面有什么等待着自己,所以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,他宁可与他们暂时的分道扬镳。
  
      分别总让人伤感,身边少了小孩的吵闹,没了小花小草的恶意卖萌,总觉得心里空荡荡。
  
      白晨没有骑马,就连要你命三千都没带。全部留给李玉成那边的队伍,走的也不是官道。
  
      既然李玉成那边的队伍走了官道,那么白晨就不能再走官道。
  
      一个人的话走动,走哪里对白晨来说都一样。白晨选了一条偏僻的山路。
  
      不过他也明白,不论他走哪条路,都不可能真正的避开有心人的追查。
  
      在一连三天的奔波赶路后,白晨终于在一个小城停了下来。
  
      此刻的白晨不修边幅,身上的衣物也显得破旧,看起来就和普通跑江湖的汉子没什么两样。
  
      这是白晨有意为之,尽可能的伪装自己,至少让那些追查自己的人,没那么容易找到自己。
  
      白晨也不住客栈,就随便的找了一个破庙安顿下来,凑合着过一夜。
  
      荒郊野店的夜晚,总是透着几分凉意,白晨升起一团篝火。
  
      或许是被火光吸引,远远的,白晨听到一阵脚步声,还有几个人的对话。
  
      “前面的破庙有人。”这个声音的主人是个稚嫩的少女声音,不过语气里充满了江湖人的那种警惕。
  
      “过去看看。”另外一个声音也是女子,稍微成熟一些,给人一种稳重的感觉。
  
      “师娘,还是小心为妙,这种时候在这荒郊野岭出没的,多半不是好人。”这时候,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传入白晨的耳边。
  
      白晨心里有一种骂娘的冲动,这傻逼说这句话的时候,是不是忘记自己三人现在也出没在荒郊野地里了。
  
      随着脚步声的接近,三人出现在破庙的门口,白晨看到的是一个少妇模样的女子,领着两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子。
  
      这少妇年纪不过二十七八的模样,目光柔和,脸庞美艳,身材丰韵,手中提着一把寒光宝剑,另外一对少男少女,都是眉清目秀,女孩清秀,男孩俊俏。
  
      不过看着火堆前的白晨,两个少年总是带着几分警惕。
  
      相较而言,年长一些的少妇,就显得温和许多。
  
      “敢问阁下,可方便让我师徒三人在这破庙中渡一宿?”
  
      “相逢既是有缘,若是不怕我这粗鄙之人,便随意吧。”
  
      “师娘,小心有诈。”少年突然拉住少妇,警惕的扫了眼周围。
  
      白晨也不知道是该赞扬少年的警觉,还是应该骂他的白痴。
  
      都已经踏入这里了,再当着自己的面说这么不中听的话,是不是太莽撞了。
  
      如果他真的有心,在外面的时候就该谨慎小心,而不是在自己面前大放厥词。
  
      少妇显然也觉得少年的话有失得体,对白晨报以歉意的眼神,白晨笑着微微摇了摇头。
  
      不得不说,白晨的装束打扮还是非常到位的,在这三人的眼里,白晨就是个跑江湖的普通江湖人。
  
      而少年所表现出来的警惕,更多的是在对少女献殷勤,和表现自己的英明。
  
      “奴家洛北,这是小徒云兰,还有外子的弟子聂成,敢问阁下如何称呼。”少妇率先介绍起自己三人。
  
      不过让白晨留意到的是,他们三人并未报出门派,说明他们三人还是对自己有些警惕。
  
      其实这是洛北对白晨的试探,试探白晨在不知道她门派的情况下,是否真的不认识他们三人。
  
      显然,在听到他们三人的名字后,白晨没有半点的异常反应,说明他是真的不认识他们。
  
      “在下龙啸天,久仰女侠大名。”
  
      聂成低笑一声,眼中说不出的嘲讽,果然只是普通的江湖人士。
  
      这种人他们见得多了,以为取一个响亮的名字,进入江湖混迹,别人便会高看他们一眼。
  
      实则这种名字在旁人看来,简直就是个笑柄。
  
      混迹江湖靠的可不是一个响亮的名字,而是武功和阅历。
  
      在聂成的眼里,这种人一辈子都只能在边缘打混,通俗来讲,他就是个下九流。
  
      “咯咯……龙啸天……”云兰也发出轻灵笑声:“久仰大名。”
  
      “聂成、云兰,休得无礼。”洛北也对白晨的名字有些轻蔑,不过她还是保持着一贯的谦逊温雅。
  
      在江湖上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地位,都有属于自己的世界,比如说超一流的高手和一流高手,他们不会轻易涉及到其他人,而三流江湖人士又和下九流跑江湖的,也有自己的规矩。
  
      说的简单点就是人有人途,虫有虫道,也许在下九流的江湖人士中,这位龙啸天算是一个大人物也说不定。
  
      渐渐的,四人也放开了最初的警惕,开始闲谈起来的时候,外面突然传来沙沙声响。
  
      洛北三人的神经突然绷紧了一样,整个人都蹦起来,手中的剑锋也已经瞬间出鞘。
  
      www.cishuge.com提供无弹窗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和TXT电子书免费下载
  

窝读谷中文网欢迎您的阅读,网站网址http://www.wodugu.com,手机请访问http://m.wodugu.com

窝读谷中文网提示:
①若在阅读时发现有错误或缺章,推荐您点击如有缺章错误,推荐百度一下进入百度查找本章上下节。②本站域名为窝读谷的全拼(wodugu.com),360浏览器下快捷键CTRL+D可添加本站至收藏夹。③请务必遵守中国法律法规相关政策,若有意见建议可点击页面下方的站长邮箱。

如果窝读谷中文网收录的文学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本站联系,本站将立即删除。
由于收录作品繁杂,如有不健康的内容欢迎点击举报(在章节内容的右上方)。

Copyright© 2015-2019 http://www.wodugu.com All Rights Reserved.

窝读谷手机站 站长邮箱 豫ICP备13011957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