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玄幻 > 神狐大人桃花多 > 第八十九章 关心一下,有错吗?(万更)

   点击进入原版阅读
【如有缺章错误,推荐百度一下】   

第八十九章 关心一下,有错吗?(万更)



  -    -    -    -    - 
    魅姬听了很高兴,又道:“尘色,我知道你被人废了魔元,我这个朋友你见过的,是个魔医,我想让他给你看看,说不定,有恢复的机会呢?”

    闻言,尘色诧异,抬眼转向一旁的云暖,眼里闪过一丝希冀,虽然之前,他也请人看过,都说他费得太彻底,几乎不可能恢复。但是,这个人是魅姬请来的,说不定又过人之处呢?

    魅姬转向云暖,“云暖,麻烦你了!”

    云暖点头,尘色便走到云暖旁边的椅子坐下,将手搁在高几上。

    云暖抬手捏住他的手腕,探入一缕真气,良久才收回手,眼里有些凝重!

    “怎么样了?”魅姬开口。

    云暖微微摇头,眼里有叹惋之意!

    见此,尘色虽然失望,还是绽开一个笑脸道:“尘色早就知道自己被废得彻底,要想修复魔根,重塑魔元,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。除非,得魔王大人出手!但我也知道尘色一介风尘之人,根本没资格见魔王,所以,也不敢有非分之想!不过,尘色还是多谢大人为尘色着想,大人的心意,尘色心领了!”说到最后,话里的感激之意,倒是真的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他都以为魅姬对他没安什么好心,若即若离的态度更是让他吃不准。自也不会认为,她也不会切身为他考虑。如今,她居然请人给他查看身体,想帮他恢复魔元,倒让尘色对魅姬有些改观。觉得这个女人,或许没有他想象的那般肤浅,乃至于当个敌人来对待。

    魅姬一见他那张心里失落,表面却装作无所谓的样子,就有些不爽,不免接口道:“那就让他出手!”

    尘色惊,眼里有些不可置信,“大人说什么?”

    心里着实有些希冀,若能请的魔王大人出手,那他,不就有希望了?

    察觉自己失言,魅姬也不介意,转而看向尘色,笑的别有深意,“我的意思是,尘色若是表现好,哄得本大人开心了,本大人不介意为你去求魔王!虽然此事麻烦了一点儿,不过,为了我的美人,本大人也不介意拉下脸去求人。”

    闻言,尘色愣在原地,一张脸还真是五彩缤纷,只是垂下的眼眸闪过一丝苦涩,再抬起来时,仍旧是荡着浅浅地魅惑。

    千凰一直密切关注着尘色,自也将他那点儿细微的动作收之眼底,心里倒真的有点儿可怜他!即使平素那么高傲又如何,一山还有一山高,在权势面前,还不是得低头!尤其是,有求于人的时候,再不喜欢,也要虚与委蛇,笑脸相迎的!

    这时,魅姬再度开口,“我还要有些事情,要和小尘秘密商量,就麻烦云暖先出去了!”

    这句话虽然是对云暖说的,魅姬的眼神却似有若无地瞥向千凰,其意思不言而喻,叫她快走,别妨碍她的好事!

    云暖点了一下头,而后起身走了出去!他了解魅姬,只是想作弄一下尘色,根本不会做什么过分的事情,反倒是有可能跟他商量此次去魔城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是千凰不知道,只觉得魅姬要占尘色的便宜,这孤男寡女的,强悍者虎视眈眈,弱势者貌美如花,想也不想会发生什么事儿!她要是走了,尘色只怕贞洁不保啊!尤其是,魅姬丢出“帮他修复魔根,重塑魔元这个诱饵”,不就是为了让尘色就范么!

    虽然这个主子无良又刻薄,好歹是她的衣食父母,说到底,平素也没怎么苛待过她,反而给她和圆子扁扁一个较好的安身之所。而且,相处久了,渐渐习惯了他的坏脾气,反而有了点儿主仆情意!此刻,知道他会吃亏,千凰怎么也放不下他!

    所以,在云暖已经走出去的时候,千凰还杵在原地,抬着头,直愣愣地瞪着魅姬,眼里隐隐有一股敌意和怒火!

    尘色一见千凰这样,就气得牙痒痒,在路上跟她说了多少遍了,到了王宫,只要低着头走路就好了,不要顶嘴,也不要对魅姬无理!才多久的功夫,他的嘱咐都成耳边风吹走了!这死丫头居然在这犟上了,知不知道要是惹魅姬生气,后果是很严重!该死的,他还不想让她这么早死!

    尘色便走过来,对千凰道:“小黄,这有我就行了,你出去等我!”

    千凰转向尘色,眼里有祈求之意,希望他能理解自己!

    谁知,尘色突然叱道:“叫你下去,听到没有!”

    千凰怒了,瞪了尘色一眼,转身就往外走!

    姑奶奶好心为你,你不领情就算了,让你被她拆吃入腹吧,姑奶奶不管了!

    虽如此,出门的时候,千凰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!只这一眼,看得她怒火中烧,只见尘色恰好坐在魅姬的榻上!魅姬伸手去拉他,一男一女上床榻,这特么能有什么好事!

    千凰回过头,咬着牙快速地走了出去!

    你自己要自甘堕落,姑奶奶管不着你!

    走到花园的时候,千凰渐渐冷静下来了!想起进王宫以来,尘色的一举一动,心里忽然有些感慨。尘色在面对其他客人的时候,身上总带着一点儿漫不经心,看起来态度友好,其实,心里根本没把那些客人当根葱!就算对方因为某些原因生气了,他也只是根葱,好走不送,尘色压根不会在意!但是,在面对魅姬的时候,尘色脸上的笑容,脸上的神态,几乎无懈可击,这便表面他是花了心思,下了大工夫的!

    这并不以为着他喜欢魅姬,而是担心惹魅姬不快,给他带来严重的后果!所以,不管是嗔是怒,他都拿捏得恰到好处,让种种非真实的情绪显得分外真实!

    这样一想,千凰又不生他的气了,觉得他也挺不容易的!以色侍人,总是不靠谱的。听说这个魅姬水性杨花,容易喜新厌旧,到时候,她厌倦了尘色,不再为他遮风挡雨,到时候,他又要怎么办?如今,也只能走一步,算一步,安稳日子,是过一天,算一天!

    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活法,她无法左右,也无法干涉,更无权置气!

    不过,想通了是一回事,已经出来了,她也犯不着回去,免得打搅了尘色计划,他回头来责怪自己!尘色这么聪明,是不会允许自己轻易吃亏的!就算吃了亏,那也是他当做代价,愿意付出的!尘色说的没错,她只是一个丫头,做好本分就成,管那么多做什么?

    走了没多久,便看见一座人造池塘!

    这魔界的东西真是奇怪,无论什么都比凡尘阳间的要暗上几分!池水虽然清澈见底,但是,池底的碎石是暗灰色的,海藻是暗绿色的,就连成群游过的鱼儿也是暗金带红。

    只有一样,显得洁净而突兀,便是那一抹白,翩跹宁静,让人感到亲切心安。

    千凰愣了一下,眼中一喜,一边走上前,一边叫道:“云暖!”

    池边的身影回头,漂亮的脸孔绽开一抹笑容,微微点了一下头。

    千凰快步走过来,见他诧异地看着自己,千凰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,低声解释道:“你不记得我了?我就是当初在林子里腿受伤的那个姑娘,是你给我疗伤的!”说罢,抬起头看向云暖。

    云暖点头,脸上保持着让人舒心的微笑。

    千凰看他一直不说话,脸上不免露出疑惑地神情!

    云暖有所察觉,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唇,然后微微摇头!

    千凰很诧异,“你居然不会说话?”意识到自己失礼,千凰忙道:“我不是这个意思!”她这是觉得可惜,长得这么漂亮,居然不会说话,真是暴殄天物!怪不得,之前一直没有开过口呢!

    云暖微微摇头,肩膀上空就举起一缕烟丝,迅速凝成三个字:没关系!

    千凰很惊讶,指着那几个字,带着欣喜道:“原来还可以这样,真是聪明的办法!”

    云暖失笑:你找我有什么事吗?

    千凰就道:“你救了我,我还没好好感谢你呢!

    云暖道:别客气,小事一桩!

    千凰见他神情温柔,又这么善良,觉得在魔界能有这样的真的很神奇,又想到他在魅姬王宫,不免问道:”你是王宫里的人吗?“这话问的很含蓄,她想知道,他是不是魅姬的人。

    云暖摇摇头:不是,我跟魅姬是朋友,此次,只是来看望她罢了!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知道云暖不是魅姬的男宠,千凰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,又道:”能跟城主做朋友,一定也是个不寻常的人吧!

    云暖就笑:也没什么不寻常,你若愿意,也可以把我当朋友,我住在水城,下次你来水城,我可以招待你!

    千凰有些受宠若惊,“云暖,你真是个好人!”长得这么漂亮,身份高贵,性子还这么好,真的很难得,为什么就不会说话呢!

    云暖只是轻轻一笑,眼里的柔和似池塘里荡漾的清波,动人极了!

    千凰和云暖聊了好一会儿,两人都聊的很开心,直到不远处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,“小黄,走了!”

    千凰回头,就见云暖站在不远处,千凰只有不舍地跟云暖告别!

    还没走近尘色,尘色就往外走去,千凰只有快步跟上!

    两人上了马车,千凰蹲在一旁,尘色居高临下地看着她,嗓音又开始阴阳怪气,“能跟他聊的挺开心的嘛!”

    千凰没察觉,老实道:“是啊,云暖人很好呢!他还说,下次去水城,会亲自招待——”话说一半,千凰突然意识到气氛有些不对,一抬头,果真见尘色面目阴沉地看着自己,不免讪讪地闭了嘴!

    尘色冷哼一声道:“主子在里面与敌人斗智斗勇,你倒好,在外面逍遥快活,真是太不象话了!”

    她是他的丫头,居然还跟别的男人聊的那么亲热,真是岂有此理!

    千凰忙不迭问道:“你被她占便宜了?”

    尘色斜目,“我有这么笨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,魅姬也不蠢啊?”

    尘色就瞪着她,千凰瞬间就气短了,缩了缩脖子,不说话了!

    好吧,主子是大爷!

    见此,尘色这才好受了点儿,似想到什么,又道:“那个云暖长的比我好看?”

    毕竟把对方当成半个朋友,即使是背后,千凰也不想编排对方,想了想道:“云暖长的很不错,主要是性格好,所以,是个很讨人喜欢的人!”

    尘色瞬间拉长了,“你是说,我性格不好,又招人讨厌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我哪有?”见他怒目而视,隐有炸毛之态,千凰觉得很冤枉,他到底是从哪里总结出这个歪曲事实的结果啊?只不过夸了云暖,也没说他怎么样啊!千凰重新端正了笑脸,谄媚道:“你绝对是我入魔界以来,长的最好看的人,你看,每天想见你的人,从城头排到城尾,这一点,云暖就做不到呢!”

    本是一句讨好的话,希望他能消停一点儿,谁知,尘色却炸毛了,语气尖锐,“你是在嘲讽我出身下贱,只配卖笑,比不上他出身高贵是不是?”

    通过河魅姬一番交谈,他也知道了那个男人的身份——水城之主,水云暖!

    长的不差,性子又温柔,重要的是,还跟这个死丫头这么投机!这死丫头攀上人家那根高枝,下一步,是不是就该把他这个旧主子踢开了!

    没良心的小白眼狼,白对她这么好了!

    “我不是这个意思啊!”千凰都要哭了,话说他是从哪里听出这个意思的,夸他长的好也有错?从来不知道,尘色也这么能胡思乱想!千凰长叹一声,道:“好吧,你长得比他好!”

    本是破罐子破摔的话,谁知,尘色嘴角微勾,隐有得意之色,女王般地说道:“他长得不如我,人气也没我高,你为什么还要和他说话,以后不准和他说话,否则,我就不给你饭吃!还让你那一对不圆不扁的东西一起挨饿。”

    千凰无语,搞了半天,这厮是觉得自己被云暖征服,他面子上下不去,非要整个高下啊!丫的,太幼稚了!还不准他们吃饭,丫的,太恶毒了!

    两人回到第一楼,才进后院,就被老鸨子拦住了,“尘色啊,你可回来了,客人都等你好久了!”

    千凰看这徐娘半老的老鸨子,一边说话,脸上的粉就一边掉,对尘色倒是客客气气的,却能做出将女子丢进黑屋让魔兽强暴的残忍之时!

    不过,平素,她都是趾高气扬,精神饱满,今日却一惊一乍,倒让千凰有些好奇,到底来了什么客人,让一贯八面玲珑的老鸨也招架不住!

    尘色见老鸨保留的神色,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,“谁来了?”

    老鸨叹气,“还有谁,还不是那位,已经等了你一下午了,他说要你回来了,立即进去!看来,晚上是要歇在这里了!”说到这里,老鸨语气一顿,神色居然有些担忧,带了一丝规劝道:“尘色,不是妈妈说你,已经这么久了,你在他身上吃的苦也不少了,这一次,就忍着点儿,别跟他闹了,行么?”

    “不跟他闹?”尘色冷哼,语气万分嘲讽!

    老鸨又道:“虽然我们只是雇佣关系,但是,这么久了,我也把你当半个儿子看,每次看你第二天都不能正常接客,我也心疼你,你就算说几句好话,也能少吃点儿苦!”

    老鸨苦口婆心,尘色却有些不耐烦,“我知道了,妈妈下去吧!”

    老鸨知道自己又没有劝进去,不免叹着气走了!

    尘色就将目光转向千凰,语气不容置疑,“你别上来了,今晚上就在下面呆着,跟你的魔兽挤一夜吧!”说罢,转身就要走!

    千凰见他的脸色,前所未有的阴沉,眼里带着一股深沉的恨意和怒火,那样子,不像是接客,更像是上战场,千凰第一次从他脸上看到如此深刻的情绪,忍不住叫出声,“尘色!”

    她没有叫他公子,而是叫他尘色,只是担忧之下,一时忘记了彼此的身份!

    尘色居然也没听出不对,回过头的脸上,冷若冰霜,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千凰知道,这种冷,不是针对她的,只是他处在一种极端的状态,一时调节不过来罢了!

    见他转过头,千凰反而不知道要说什么,方才叫住他,只是直觉不想让他上去。千凰憋了半天,才开口道:“今,今晚,客人要睡在你房里吗?”

    这句话问出来,她的心里很不好受,尘色,一向是不接客的,她也没看到有客人在他房里留宿过,而今,陡然有个客人要和他一起过夜,千凰心里,莫名有点儿堵。

    尘色一愕,语气便有些软,“我没事,你带着这里就好了,今晚我不用膳了,你去厨房,叫他们做点儿好吃的给你,就说是我说的!今晚上,无论听到什么,都别上来,知道吗?”

    尘色的语气出乎意料地柔和,但千凰听了,只觉得很心酸,微微点了一下头!

    就见尘色转身上楼,暗红色的背影居然显出几许孤单和脆弱,步子又重又沉,如他的心,也如,她的心。

    尘色来到门口,却突然止住了脚步,就听得里面传来一个熟悉又低沉的嗓音,“回来了,怎么不进来!”

    尘色眼神一暗,深呼吸一口气,猛的推开门,进去了!

    就见铺了稠布的八仙桌旁,坐了一个男子,一身黑衣,身材高大健硕,五官硬朗,棱角分明,目光锐利,看人的时候,很容易给人一种压迫感!

    “尘色!”看见的尘色,他微微勾了一下嘴角,显得很愉悦!

    与之相比,尘色的脸色,沉如阴云,“开始吧!”

    “开始什么?”摹邪皱眉,语气很纳闷!

    尘色已经大步走过来,在他对面坐下,嘴角勾起挑衅的弧度,语气尖锐到了极点,“开始折磨我啊?你不是每次来,都要打我的吗,早点打完早点儿走,本公子明天还要接客,没时间陪你耗!”

    闻言,摹邪放在桌上的手猛地握紧,手背上鼓起条条青筋,开始泛红发紫,眼睛也开始瞪大,显然是发怒的前兆。不过,望着尘色那张貌美如花的脸,他忽然吐了一口气,将外放的愤怒,生生忍了下去,好声道:“尘,你知道,我脾气不好,动起怒来,容易失去理智,我不想伤害你,你也别惹我生气好吗?我是来看你的,你可以把我当做寻常的客人,聊聊天,喝喝酒,也可以的!”

    这已经是他所能想到的最放低姿态的话语,就是希望两人和和平共处,不至于重蹈之前几十次的覆辙。

    “不打就滚,本公子不做你的生意!”尘色冷着嗓子说完,起身就走!

    这下,摹邪再也无法冷静,抬手就抓住他的手腕,摹邪的手掌很宽大,足有尘色的两个大,抓住尘色的手腕,简直让他挣脱不得。

    尘色也不怕,只是回过头,冷冷地看着他!

    摹邪看他这样的脸色,心里就很难受,不免站起身!

    尘色的个头已经是男子里出挑的了,但是摹邪足有九尺,肩宽粗膀,外外型上就很容易给人以压迫感,是三十六魔将里最高大,健壮的一个。尘色平视的时候,只能看到他的肩。

    摹邪的性格极其粗豪,也是出了名的暴躁,但他的心思,其实很单纯,只是一发起怒来,就会失控,乃至于忍不住动手,且手段激进!事后,他又会忍不住反省自己,但下一次,下下次,偏生这样的人,却喜欢上三十六魔将里,长相最出挑的凌尘,他奸猾又傲娇,是个相当耀眼的人物。虽然魅姬才是三十六个人里唯一的女性!众人谦让得最多的却是尘色,虽然他不弱,但是他过分柔美的外表,很容易让人产生维护之心!若是三十六个人当中,硬是要选出一位“公主”,这个人不是魅姬,而是具有毒美人之称的凌尘。

    三十六个魔将之中,对凌尘有好感的男人也为数不少,但是,顾忌彼此地位相当,又同为男性,都不敢将此事闹大,也就是在凌尘恶作剧般的乱抛媚眼的时候,会被他迷花了眼睛!要知道,当初的凌尘有魔界第一美人之称,虽然他们魔神大人也很俊美,但那种美丽,更趋向男性化,且他的身份也不容他人如此枉议。反而长相可男可女的凌尘,毕竟迎合大众的胃口!要说魅姬,也够张扬,够嚣张了,当初的凌尘,比之魅姬,丝毫不逊,作为一城之主,具有巅峰美貌,他有嚣张的资本!

    而摹邪,是唯一一个,不在意性别,和身份,勇于追逐他的人!每每作战,他都挡在凌尘前面,虽然知道他很强,他仍旧不想让他受一点儿伤害。那时候,他还没有坦言心意,凌尘当他是好兄弟,爱占便宜的人,自然也愿意领他的情!直到他袒露了心意,凌尘几乎避之如蛇蝎,后来醉酒事件一出,凌尘更是对摹邪深恶痛绝!

    那件事,也不全是摹邪的错,当初众人一起拼酒,凌尘不服输的个性,让他喝的烂醉如泥。因着凌尘刚刚嘲笑过魅姬,魅姬有意整他,便将他交给摹邪,让他送凌尘回城!两人在马车上,摹邪看着心上人喝的不省人事,脸色又红的醉人,最要命的是,他热了还在扯自己的衣服!

    血气方刚,又心思耿直的一个人,一时半会儿还能忍得住,路程又长,对方是不是伸胳臂腿儿的,他就忍不住了!也没占多少便宜,对方突然就醒了!

    然后,马车就爆了,两人在野外打了半宿儿,摹邪是拖着流血的手臂回家的!自此之后,凌尘再也没主动搭理过他,甚至连个正眼也不瞧!在战场上,再也不肯领他的情了,反倒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实力,每每冲到最前,让摹邪提心吊胆!因为凌尘不合作,摹邪也不好保护他,就是因为这样,那一次神魔大战,凌尘才死于上神之手!

    那一刻,摹邪才尝到撕心裂肺的感觉,之后,第一次哭了!

    之后的几万年,他一直过的很压抑,还花心思将他用过的东西都搬到自己的城池里,建造了一间和他以前所居一模一样的房间。

    直到,再次相遇,当他在街上看到他的时候,激动得无以复加!

    那时候,他正在与人打斗,出手仍旧那么狠辣,态度仍旧那么嚣张,连背影都那么迷人!

    他跑过去,一掌就将他的对手劈飞了,抓着他的手,激动地叫他“凌尘!”

    谁知,对方却推开了他,一句冷淡的“你认错人了!”便毫不留恋地离去了!

    之后,他便开始寻找他的下落,然后百般讨好,虽然说不了几句话,又会大打出手!因为他和前世一样,牙尖嘴利,又不留情面!

    “尘,我是真心喜欢你的,从很久以前,就很喜欢了!我想好好对你,保护你,你给我一次机会好吗?”他不明白,为什么尘色对别的客人都能那么和颜悦色,为什么对他就这么尖厉。他一向很聪明,从不肯吃亏的,自己给了他这么多好处,他一点儿也不领情!刚把他接回宫的时候,让他住在为他精心打造的宫殿里,里面的用具都是他前世最喜欢的!谁知,他二话不说,将里面的东西全打烂了!后来,还迷惑了他的侍女,助他逃跑。他知道后,伤心极了。

    “给你机会?”尘色冷哼,语气尖厉,带着一种刻骨的仇恨,“你杀了我全家,废掉了我的修为人,让我沦落至此,你还想让我给你机会?”

    摹邪急道:“你知道我不是故意的,是你那次太过分了,我气不过,就控制不了!”

    “一句控制不了就算了?我爹虽然只是邪城的一个小吏,也是你的下属,对你忠心耿耿,就因为我拒绝你,你当着我的面杀了他,还杀了我的娘亲和未足月的妹妹!最后,废掉我的修为,让我成为一个废人,把我关在你的金丝笼里!这一切,你一句控制不了就想一笔勾销,除非我死了,否则,我永远不会原谅你!”说到最后,死死等着摹邪,一股不共戴天的仇恨!

    摹邪脸上的表情有了龟裂的痕迹,身体开始抖动,握住他的手开始用力,额上青筋突出,显然有发怒的趋势!

    尘色不是没看出他的情绪处于暴走边缘,但他没有停止刺激,反而显出一种前所未有的尖锐,“你最好杀了我,否则,只要我一翻身,我就会千百倍地还给你!就算喜欢一头猪,一只狗,我都不会对你动心半分!我们之间,只有你死我——”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得一声,空气瞬间安静!

    尘色抬起脸,一丝血迹从嘴角溢出,脸颊便肿了一片,通红的,有点儿充血,那双暗红色的眼眸瞪着摹邪!

    摹邪慌了,望着自己还未来得及收回的手,恼怒又无奈,解释道:“尘,我不是故意的,你别再说话了好不好,你一说话我就忍不住出手。你以前,没有这么不经打的!”

    这一刻,他真的很憎恨自己,这么沉不住气,一听他反叛的话语,头脑充血,身体就不受控制!

    他每次来,都抱着不想伤害他的心,每次都将他打得遍体鳞伤!

    前世的凌尘,实力跟他相差无几,手法却狠辣诡谲,自己很难伤到他的!转世后的他,太过脆弱,让他很不习惯!

    尘色就笑,笑容十分嘲讽,还有一种自嘲,摹邪觉得,这简直都不像凌尘了,身上流露出一种绝望又悲凉的气息,让他很心疼,却有无可奈何!眼睛瞥见他的手腕,已经被自己捏的有些变形,摹邪一惊,忙不迭放开!

    尘色似突然回神,眼睛里迸出一种尖锐的光芒,随手捞起什么就往摹邪身上砸!

    摹邪伸手一挡,花瓶碎裂,摹邪却完好无损!

    反倒是溅出的碎瓷,划破了尘色的手背!

    摹邪细心地察觉,就要上前,谁知,尘色捞起旁的摆件一件件往摹邪身上砸,话语尖锐得不得了,带着一种癫狂,“滚,滚,滚!”

    摹邪只是拿手抵挡,无论多么坚硬的东西,都无法伤害他半分!

    反而是,看着尘色越来越疯狂的脸色,那一声声的“滚”,让摹邪的眼睛里也慢慢聚气一股血丝,隐约有种怒气在里面翻腾!

    终于,在尘色砸过来一张圆凳的时候,摹邪猛一使力,圆凳以十倍的速度反弹回去,砸中尘色的肚子,将他打飞数米,撞飞了身后的家具,最后撞在墙上,又滚落在地!

    尘色缩着身子,一只手捂住自己的腹部,脸色痛的发白,嘴唇咬的出血,新流出的血液覆盖了不久前凝结的血丝,在他惨白的肌肤上,分外刺眼!

    见此,摹邪猛然回身,三两步走过去,就要扶他,语气焦急,“尘,你怎么了,是不是很痛,我给你看看!”

    “滚!”尘色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,嗓音痛的发抖!

    “你受伤了,我怎么能走,叫你不要开口,你总是不听!”摹邪的语气很无奈,带着一种心疼和自责!

    尘色突然抬起头,看他,语气很诡异,“你到底看上我什么?”

    摹邪见他肯搭理自己,显得很高兴,就老实道:“你长得漂亮,又——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就见尘色抓起一片碎词,划向自己的脸,摹邪吓了一跳,忙不迭去抓他的手腕!

    他的力气,总是很大的,就听得一声“咔嚓”声,尘色关节被他捏的错位,手里的碎瓷掉落,但他的手心,还是被锋利的瓷片划出了一道深深地伤口,鲜血不住外流!

    摹邪握着他的手,语气又急又气,还有一种极致的伤心,“你这又是做什么?”说话间,摹邪心念一动,那些碎瓷自动移开到尘色难以触及的范围,就怕他故技重施。

    “你说我长得漂亮,我要是把我的脸划花了,你是不是就不会缠着我了!”尘色说这句话的时候,嗓音虚弱,嘴角却在笑,只是那种笑容让人看了很心酸,脸上却被汗水浸湿了,给痛的!

    摹邪听了很受打击,凌尘以前,很爱惜自己的脸的,转世后,依然很爱惜,因为,他为这个第一美人的称号感到很骄傲!可如今,他却因为自己一句话,不惜毁掉自己的脸!不过,看着他痛的发白的脸,摹邪还是强挤出一丝笑脸,虽然他的心已经在滴血了,“你错了,即使你划花了脸,我还是喜欢你,只要是你拥有的,我都喜欢!”

    尘色就笑,笑容很灿烂,带着一种世纪末的绝望,“那你,杀了我吧!”

    摹邪瞳孔一缩,还是伸出手,给他擦嘴边的血迹,见他偏过头,摹邪就很认真地将他的扳过来,直到擦干净了,才认真道:“这样好多了,地上脏,我把你抱到床上吧!你放心,我不会占你便宜的!”

    不占便宜,这是他当初来魅城要求带走尘色,却被魅姬拦住时,魅姬给他的警告!

    她说,“凌尘性烈,你若是对他用强,不成,他会恨你,成了,他更恨你,而且,你最后得到的,很可能是一句冰冷的尸体!我虽然不懂爱,但我也知道,爱,不能成为逼死对方的理由!若你真的逼死了他,我魅姬,也不会跟你讲兄弟情义!”

    不管自己多么暴躁,对他始终是真心的,他永远记得上一次,失去他的痛苦,他不会让他死的,所以,他不会去触碰他的底线。实在控制不住,他杀了自己,也不愿那样逼迫他的。

    凌尘,凌尘,你怎么就不明白,我对你是真心的呢!

    见摹邪来抱自己,尘色只是拼命缩着身体,企图躲开他的触碰,无奈,他的力量太有限,终究还是被他抱在怀里,再度开口的时候,嘴里便有些咸涩的味道,嗓音无助,带着一种浓浓的自弃,“滚……”

    见他流泪,摹邪心里犹如针扎一样,嗓音轻的简直听不见,“凌尘,你以前,从来不流泪的!”

    在战场上,即使受了再重的伤,即使喊得再疼,你的眼里,永远是干净的,不会湿润,不会脆弱,这让你比星星还要善良!

    为什么,要在我面前哭,我不想伤害你,我只是,想对你好,只要你少说几句话,我们就可以相处的很好,很好……

    千凰在楼下,听着子尘色房里传来各种声音,伴随着尘色尖锐的嗓音,听不真切他在说什么,却可以感到他的愤怒和绝望!这是千凰第一次见尘色又如此激烈地情绪,那是与他平素冷艳高傲又不失柔媚的形象,截然相反的状态!好似要将压抑东西,在瞬间喷发出来!

    尤其是,房间里还有另一个男人,一个似敌非有的男人!

    尘色厌恶他,而他,极有可能对尘色有企图!

    千凰觉得很不放心,犹豫半响,还是决定上前看看,才站起身,身侧扁扁便开口道:“别上去!”

    圆子本来一旁拿着他那根宝贝骨头剔牙,此时,也懒懒地抬头,“主人,你就乖乖坐着吧,你想上也上不去,外面有结界的!”

    千凰惊,“什么时候布的结界,我怎么不知道?”

    扁扁便道:“尘色一上去,结界就出现了,你没有修为,当然察觉不了。里面那个男人很强,我们三个加起来,都打不过的!”

    千凰急,“可是,尘色在里面好像很痛苦,我不放心!”

    扁扁抬眸,眼里闪过一丝锐利,直视千凰,“你有什么不放心的?”

    千凰被他看的不自在,更觉得他话里有话,让她无所遁形,便支支吾吾道:“他是我的主子,我担心他很正常啊!”

    扁扁便道:“正常个屁,你当初不是说,你们只是雇佣关系,等你攒够了钱,你就要离开这个铁公鸡,自谋生路的么?你现在完全不是这个状态,对他这么关心,为了他,居然还想得罪权贵,你不要命了!我看你,分明是被那只毒蝴蝶迷惑了!”

    闻言,扁扁脸色一沉,难得响应扁扁,问千凰道:“是吗?”

    千凰抿唇,拳头握紧,在两双利目下,终究一咬牙道:“虽然他刻薄又小气,这些日子,也没怎么苛待我们啊?让我们吃好喝好,还有个好住的地方,就连今晚你们吃的上等膳食,也是他让厨房给备的。人非草木,孰能无情?我跟你们相处几个月,也能成为朋友,和他朝夕相处这么久,关心一下,有错吗?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推荐一对一农家文

    (观楼台)的《非常俏果农》

    (纳兰小汐)的《农家小媳妇儿》

    !
(精彩小说内容,尽在窝读谷中文网,网址m.wodugu.com)

窝读谷中文网提示:
①若在阅读时发现有错误或缺章,推荐您点击如有缺章错误,推荐百度一下进入百度查找本章上下节。②本站域名为窝读谷的全拼(wodugu.com),360浏览器下快捷键CTRL+D可添加本站至收藏夹。③请务必遵守中国法律法规相关政策,若有意见建议可点击页面下方的站长邮箱。

如果窝读谷中文网收录的文学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本站联系,本站将立即删除。
由于收录作品繁杂,如有不健康的内容欢迎点击举报(在章节内容的右上方)。

Copyright© 2015-2019 http://www.wodugu.com All Rights Reserved.

窝读谷手机站 站长邮箱 豫ICP备13011957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