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玄幻 > 神狐大人桃花多 > 第两百四十四章 凌尘大婚(下)

   点击进入原版阅读
【如有缺章错误,推荐百度一下】   

第两百四十四章 凌尘大婚(下)



  -    -    -    -    - 
    在场的人,可谓无人不认识千凰,陡然见她出现在这里,众人都有着不同程度的吃惊。

    这群人里,最吃惊的要说是离湮了!

    这个日思夜想的爱人,他曾想过无数想见的情景,却怎么也想不到会在这里相间。

    他知道弑天有个女人,前段日子一起探讨,欲封魔后的也是她。但他万万没有想到,这个女人竟然会是千凰。她不是在修真界吗?怎么会出现在魔界,而且,两个人离得这么近,偏生不知彼此。这让他的心里,顿时生出一股酸涩,更有一种无力感。

    因为,他没有这个能力,和弑天抢女人!凌尘不就是一个例子吗?他听魅姬说起过这件事,当时也当个故事听了,如今,却有种感同身受的绝望。

    尤其是看到千凰苍白的脸色,无神的眼睛,显示她过的并不如表面的那样轻松。从魅姬口中,他也或多或少地知道,千凰其实根本就不想做弑天的女人。但这又有什么办法呢,她无法逃离,只能被迫承受,反抗的后果,便是遭到弑天疯狂地报复。

    他又该如何呢……

    魅姬和云暖早在弑天将凌尘指给摹邪的时候,便料到他们的主上要在这件事情上大做文章。眼下倒不怎么吃惊,还是在千凰出来的时候,轻轻叹了口气。弑天这么做太过分了,等于是将两人的心都踩在脚底,心里越发同情起凌尘。

    其他魔将,却是对千凰天翻地覆的身份感到很不可思议,以前只当她是个下等魔族,即使被人推进了斗兽场,大多都是漠视的姿态,甚至还有人看好戏,总归是上等人对下等人的态度。弑天很少这么正式地介绍一个女子,显示她跟主上的关系非同一般,可见地位也非同一般。这样,日后相处起来,未免有些怪异。

    摹邪脸上的表情,那叫一个精彩,还有一种窘迫。昔日鄙视的女人,乃至于痛恨的情敌,转眼间成了主上的人,这日子该怎么过啊!

    景扬的心中也是苦涩难当,再见面,他已经不是昔日的魔狼,她是否还能认得他呢?他也将再没有机会和她朝夕相处,乃至于促膝长谈了吧!一切将成为过去,只能默默地关注着她……

    千凰却没有发现下面的离湮和景扬,事实上,她只是木讷地往前走着,根本没有心思往下扫一眼。在她看来,这大多是些无关紧要的人,昔日的景扬或许在其中,但她不认得他的样子,此刻也没心情去叙旧。乃至于娃娃,她也不敢过多的关注,既怕触碰了对方敏感的神经,又怕惹来弑天的猜忌。此刻,她的眼里只看得到凌尘,因为,今日是他的受难日,也是她的受难日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怎么办,只想快点儿走了这个场,来个眼不见为净。在这样的场合,面对自己,对凌尘来说,也是一项折磨吧!他是那样骄傲的一个人,能么能允许自己在心爱女人的面前嫁给另外一个男人,这对他来说,是一项莫大的耻辱。更将成为两人之间无法逾越的鸿沟。

    到了现在,千凰真的觉得,弑天的手段很厉害,他可以不断地制造障碍,让两人在无形中走的越来越远。不是彼此的情分淡了,而是,彼此都失去了拥有对方的资格,自惭形秽,乃至于伤心失落之下,只能默默地远离对方。因为,彼此一见面,便会想到那段不堪回首的记忆。

    弑天啊弑天,我缘何遇上了你,有缘何与你结怨,这只怕是我此生,最大的不幸。

    待千凰走近了,弑天竟出乎意料地向她伸出了手,并主动给她腾出来一个位置。

    魔神座很大,坐三个人都没问题,在设计的时候,本就考虑到了魔神和王后,只是弑天对女人无意,故而这个位置一直空到了今天。

    千凰很不想搭理他,无奈众目睽睽,自己若拂了他的颜面,不知道他会怎样对待娃娃。

    千凰犹豫了一下,缓缓伸出了手。

    他拉着她坐在在自己的身边,彼此的衣角在脚下不可避免地纠缠着,他望向座下的魔将,嗓音响彻大殿,“不管她以前是谁,也不管你们是否认识她,这一切都将成为过去,从今天开始,她只有一个身份,就是你们的魔后!你们可以给她基本的尊敬,但我,更希望你们对她敬而远之!”

    对她敬而远之,表面他并没有赋予她太多的权利,她拥有的只是一个虚衔,也仅仅是弑天的女人而已。

    “属下遵命!”

    底下的人齐声回应,将震惊疑惑通通压在心底,表现出的是绝对的忠诚。

    诚如弑天所说,不管她以前是,她以后只有一个身份,他们给她最基本的尊敬,除此之外,没有其余的心思。

    千凰低垂着头,发现这群声音里,竟没有凌尘的,心里竟有些酸涩。弑天又说了些什么,千凰没有认真听,只是面对凌尘,想看又不敢看他,她害怕看到他那双悲伤的眼睛。

    知道,弑天的一句,“拜堂开始!”,千凰才如梦初醒,继而抬头愣愣地看着凌尘,才发现对方一直在看自己,眼里同样是尖锐的疼痛,还有一种深深地无奈。

    这里是魔界,拜堂的仪式自也跟人间不同,他们不需要拜天,他们要拜的除了夫妻对拜,便只有弑天而已、魔将,们没有父母,只将弑天当做信仰,乃至于高堂来拜。

    凌尘和摹邪站在大殿中央,却还多了连个陌生人,这是押解凌尘的两个高级魔卫,以便在他不听话的时候,强行执行弑天的命令。

    当“一拜高堂”的指令响起,摹邪兴高采烈地拜了下去,众人惊讶地发现,凌尘竟没有动静。他虽然失去了行动自由,左右臂膀都挟持在两个魔卫手里,但他挺拔的身姿却像一座大山,巍峨不动。这便使得独自拜下去的摹邪分外突兀、

    摹邪觉得尴尬,却不敢独自起身,只能斜着眼睛看凌尘。却见对方紧咬牙关,脸上的表情坚韧不屈,他心里忽然生出一股无力,还有些替他担忧。希望他快些服软,因为,弑天不会允许他如此公然抗命。

    弑天发现,身边的千凰在颤抖,放在身侧的手指也无意识地揪紧了衣襟,也许她太紧张了,竟没有发现她将弑天的一截儿衣摆也揪在了手里。她的脸色比方才还要苍白了,轻咬着嘴唇,像是在强力克制着什么,但她的眼睛,却牢牢地望住前方,里面暗潮涌动,甚至闪烁着隐约的泪光。

    弑天知道,她在看凌尘,不用看也知道,视线的另一头,男人的目光也同样沉痛而悲哀。

    他们的坚持看在弑天眼里是那样的卑微和可笑,简直不堪一击,最重要的是,弑天心里很不爽。为着她在他的面前,与别的男人目光痴缠,简直没将他放在眼里。不过,没关系,虽然今日的主角不是他,但是,只有他才有最大的掌控权。

    弑天朝魔卫使了个眼色,魔卫门握住凌尘肩膀的手,瞬间加大了力度。

    凌尘感到肩膀一阵钝痛,甚至听到了骨头移位的声音,但他不想跪。

    千凰在上头,看两个魔卫发狠的脸色,看凌尘颤抖的躯体,也知道他不好过。迟早都是要跪的,他却不肯认命,这份倔强,在这个时候可贵又可怜。让她的心,也跟着疼了。

    随着一声闷响,凌尘终究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千凰只觉得那细微的声音落在自己心头似有千斤重,让她忍不住闭上了眼睛,两行泪水顺着眼角流下。

    凌尘的眼睛亦是湿润的,这一跪,似乎在两人之间布下了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,她为人掌控,他为人掣肘,他们的爱情还没有开花,就已经被破坏的千疮百孔。

    直到司仪喊了一声夫妻对拜,千凰终于支撑不住,紧绷的神经在这一刻突然崩裂,眼前一黑,她的身体往前栽去。失去意识的瞬间,她听到了很多声音,认识的,不认识的,她无从分辨,只觉得有几个声音特别熟悉,有凌尘,有娃娃,居然还有凤漓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想,她一定是被气糊涂了,居然出现了幻觉……

    千凰醒来的时候,感觉身子有点儿沉,是那种外物压在身上的沉重,带着人体特有的温度。她如今的情况还有谁能亲近她呢,也只有弑天而已。

    意识一点点回笼,感官渐渐清晰,千凰却不想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眼前的一切让她很不想面对,因为,弑天在亲吻她。

    她不想背后的意义,也不在意这是他第一次亲吻她,她只感到一种深切地厌恶,在经历白日的事情之后,她对弑天,更是多看一眼,都嫌多余。

    但她还是摸不准他的心思,因为他的举动有别于以往的粗暴,竟变得小心翼翼起来,他的唇含住她的唇瓣,不太娴熟地研磨着,甚至开始撬开她的牙关,吸取她口中的津液。

    她很想推开他,却不想让他发现自己苏醒的事实,只能努力地隐忍。

    但是,即使她不予以回应,他的兴致也越发高昂了,似乎失去了耐心,他的动作越来越大,宽大的手掌开始在她躯体上摸索。

    千凰只觉得难以忍受,像一万只蚂蚁在啃食一般,甚至让她有种想打滚的冲动。

    自从认识弑天,她从未觉得,**之事是如此痛苦,乃至于让她深恶痛绝。短短的几个月,他毁去了她对**的所有美好幻想,留下的只有深深地恐惧。

    终于,在他的手掌伸进她的衣襟,她的身体终于失去了掌控,开始轻微地颤抖。

    弑天似乎没有察觉似地,埋首在她的脖颈,一手揉捏着她的身体,另一只手开始娴熟地解开她的衣物。

    很快,一大片肌肤便暴露在空气里,她依旧没有睁眼,心里反而平静了。

    她想到了凌尘,不知道他现在有没有受到摹邪的刁难,如今的他,跟当初在青楼的时候,一样无力,面对摹邪的粗暴无礼,只有无力承受。摹邪还会打他吗?又是否会做出更加过分的举动,毕竟,今日是个特殊的日子,足以激发出一个男人的狂性。

    千凰想借眼前的痛苦来抵消自己的罪孽,说到底,凌尘今日之苦,都是拜她所赐。不管他此刻有没有受苦,自己都陪他承受。

    所以,面对弑天的举动,她反而坦然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弄伤你的!”弑天贴着她的耳朵说道,嗓音很轻,没有一点动怒的迹象。

    千凰昏迷之后,是他将她抱回来的,她一直在睡,眼里还不停地流泪。他并没有那种报复的快感,也没有冷眼看着她坠入梦魇,反而不由自主地躺在她的身边。到最后忍不住抱住她的身体,奇迹的是,她居然没有再哭泣,安静地睡下了。

    但他十分清醒,很久没有碰过她的,如此肌肤相触,勾起了他的**。他知道,只要他小心一点,孩子是不会有问题的。毕竟,这个孩子在腹中便表现出惊人的生命力,可见也是奇迹顽强地。

    更因为,这一刻,他特别想拥抱她。在他看来,今日的婚事,代表着她很凌尘的正式结束,他也宣布了她的身份。他扫除了她身边的男人,也向他人宣告她的所有权,从某种意义上,她已经完全成为了自己的人。

    拥抱自己的人,又如何不让人心动。

    千凰根本不理会他在说什么,她的思绪开始飘远,

    生平的种种,如走马观花般闪过她的脑海。

    恍然觉得,她早已卸去了当初的纯真,尽管外表依然年轻,心里却已经千疮百孔,只留下了沧桑和疲惫,她觉得好累好累,这一切,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呢……

    千凰想要摒弃感官,终究还是在双腿被分开的时候,忍不住留下了眼泪。

    她不是木头,她有血有肉,不愿意就是不愿意……

    见她闭着眼睛默默流泪,一点儿声儿也没有,却比任何时候都显得悲伤。弑天竟没有勉强她,忽然发现,他有些见不得她流泪。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方才见她凿睡梦中哭泣,他的心情也跟着受影响,如今清醒得时候,又忍不住流泪,让他更加不舒服。

    弑天离开她的身体,扯过一旁的被子盖在她的身上,想了想,自己也躺在了她的身边。一条被子盖住两个人,这种感觉竟让他觉得很好,不禁在被子抱住她的身体,嗓音依旧霸道,却少了一股冷酷,“今日的事情,只是给你一个教训。只要以后,你别惹我不高兴,我便不会为难你。凌尘的手,我只插手到这里,具体如何,看他自己的造化。但是,你们以后是不能再见面了,否则,他的命,真的到头了!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,弑天便不再说话,也闭了眼睛。

    她的头便在他的下巴处,他忽然发现,她身上的香气很好闻,即使到了魔界,她身上的香,仍旧带着阳光的味道,静谧,柔软,醉人,虽然这是与他的截然不同的气息,却一点儿也不让她讨厌。

    仰或是,纠缠了这么久,早在不知不觉习惯了?

    他不知道,也不想去追究,因为有的事情,想明白了,未必是好,不如怎么舒服,怎么来,反正,在这里,他是霸主。他说一,便无人敢说二,她也不可以。

    他只是想让她听话,她听话,不就什么事儿也没有了么!

    闻言,千凰没有什么反应,只睫毛微微颤了一下。

    原来,只要她挥剑斩情丝,他们便是安全的。

    如果这条路注定是孤独的,为了不伤害别人,她宁可一个人痛苦……

    夜晚来临,凌尘一个人坐在床榻上,新房布置得很精致,凌尘却没有看过一眼,眼神迷茫而担忧。

    白日,千凰昏厥,弑天接住了她,丢下一句婚礼继续,便抱着千凰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天知道,那一刻,他心里是恨着弑天的,第一次,对他效忠的主上产生的质疑。

    自己可以为主上抛头颅,洒热血,因为主上赋予了他生命乃至于今天的地位,但是,他不应该将他的尊严踩在脚底,不将自己当人看。乃至于让他和心爱的女子倍受煎熬,相爱不能相守,更将两人的爱情撕得粉碎。今日看千凰昏厥,他的心揪成了一团,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被抱走,而自己也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,一切都那么糟糕。

    在胡思乱想之中,等来了摹邪,他似乎喝了点儿酒,推门进来的时候,步子有些虚浮。

    敏锐的凌尘嗅到了空气中淡淡的酒气,眉头微微蹙起,这个蠢货是喝了酒来壮胆么?

    摹邪一步步靠近,凌尘还是不由自主地紧张了,终于在他还剩十步的时候,尖声喝止,“站住!”

    这一声似乎将摹邪惊醒了,他止住了脚步,略显混沌的眼神稍稍清醒,望住凌尘,眼露痴迷。

    清醒得时候,顾及太多,故而喝酒壮胆,仍旧被他一句话喝清醒了。终归是放在心尖上的人,总是不由自主地将他的话当做命令。

    何况,如今的凌尘已经恢复了记忆,气势更甚,他就是喜欢他这个样子,那么骄傲,那样凌厉,连毒舌的功夫都那么讨人喜欢。他不去管自己是否堕入了爱的盲区,反正,喜欢上他,他所有的一切都变得可爱。除了,对自己不够好。

    “尘,你要是不像我过去,我就不过去,只要你高兴就好!到了今天,我多少有些领悟,从前,我的做法太激进了,做了很多让你困扰的事情。但是,从今天开始,我会改过自新。以后,你说什么,就是什么,哪怕我们已经拜堂成亲了,只要你不愿意,我也不会勉强你的。如果你不高兴了,我也会打不还手,骂不还口的。我只想让你快乐,虽然这个过程可能很长,但是,我一定会努力,只希望你能试着接受我!”

    事实上,今日晚宴过后,魅姬单独找了他,跟他说了好多。他知道,魅姬之所以这样,是为了保凌尘周全,还是说到他心坎里去了。

    自始至终,凌尘就是他想要爱护的对象,他又怎会去存心迫害他,乃至于让他生不如死呢!在他失忆的那段日子,他对他造成了莫大的伤害,已经后悔莫及了,如今,他便不能再犯。他会用真心去感化他,虽然这真的要花很长的时间,起码,还有一份守望。若真的对他用强了,以凌尘的性子,他好怕,自己会永远失去他了!

    爱一个人,情深之处,只要每天都能看到他,就心满意足了!

    凌尘,我不在乎你心里还有她,但是,我真的希望,你能给我一个机会,哪怕是一点点……

    闻言,凌尘面色铁青,却忍住了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他知道,摹邪能说出这番话已经很不容易了,这是一个机会,一个保全自身的机会,只要自己不去刺激他,自己就不会有事。事到如今,凌尘反倒有些庆幸了,若真的被这个混蛋玷污了,他真的不知道怎么办,更没脸去见小凰!

    就这样,很好,他还有一条后路,只要耐心寻找一个机会……

    见他久久不说话,摹邪心里忐忑,忍不住悄然靠近,轻唤出声,“尘?”

    凌尘回神,就见摹邪朝自己走来,瞬间警铃大作,“别过来!”

    谁知,这一次,摹邪竟没有停止脚步,而是径直走到了他的身边,居高临下,望着凌尘那张美如梦幻的容颜,摹邪的目光分外柔和,在凌尘惊讶地目光中,蹲在他的身下,替他脱下了鞋子,嗓音十分温和,带着一种安抚,“尘,你放心,这一次,我说到做到,一定不会勉强你。我只是,看你累了一天,想让你好好休息!”

    脱下了鞋子,摹邪将他放倒在床上,拉过一旁的被子盖在他的身上,见他仍旧紧绷的身体,脸色也很僵硬,摹邪笑道:“你睡吧,我去外间睡!”说罢,转身走到了外间的小榻,背对着凌尘,睡下去。

    凌尘看着那个宽大的背影,蹙眉深思,心里倒真的放松了不少。

    摹邪,但愿你别骗我……
(精彩小说内容,尽在窝读谷中文网,网址m.wodugu.com)

窝读谷中文网提示:
①若在阅读时发现有错误或缺章,推荐您点击如有缺章错误,推荐百度一下进入百度查找本章上下节。②本站域名为窝读谷的全拼(wodugu.com),360浏览器下快捷键CTRL+D可添加本站至收藏夹。③请务必遵守中国法律法规相关政策,若有意见建议可点击页面下方的站长邮箱。

如果窝读谷中文网收录的文学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本站联系,本站将立即删除。
由于收录作品繁杂,如有不健康的内容欢迎点击举报(在章节内容的右上方)。

Copyright© 2015-2019 http://www.wodugu.com All Rights Reserved.

窝读谷手机站 站长邮箱 豫ICP备13011957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