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玄幻 > 神狐大人桃花多 > 番外(一)

   点击进入原版阅读
【如有缺章错误,推荐百度一下】   

番外(一)



  -    -    -    -    - 
    “不行,我今天一定要见到那个臭小子,是死是活好歹给个说法,老吊着个人像什么事儿啊!”千凰一跺脚,便决定走出这个看似华丽,实则犹如牢笼的宫殿。

    上次与凤铮回了一次天界,与煌诛商量好条件,她便独自一个人来了魔界。本以为立即就能见到爻阳,谁知,接待她的确是魔王笑千殇。即使是这样,在引她入住了这个雄伟的大宫殿之后,笑千殇也失去了踪影,只有这些守在殿里殿外的宫人们跟她打交道。

    看起来像服侍,千凰更觉得她们是在监视她,瞧瞧一个两个眼睛都放得贼精,她一头动静,立刻就有目光斜了过来,她要有走出去的趋势,立即就有一大堆人拦在面前,软硬兼施,直让她不好动粗。

    因为她是来求得爻阳原谅的,求人哪还敢这么嚣张,说不定,这是爻阳那个混小子在考验她的诚意。总归得给几分薄面,沉几分气给那小子看看,她是真心实意,而不是来砸场子的吧!

    这是,如此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呆了一个月,别说连爻阳的面儿了,就连他消息都没听到,她每每问起,这些宫人只说不知道,她再问,这些小宫女就用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看着她,仿若她是逼良为娼的老鸨子似地。

    如今忍无可忍,不必再忍,她发誓,一定要冲出去。她们不让见,她自己不会去找么!

    其实,千凰心里还有个更着急的事情,那就是帮莲镜解封。

    当初,天界大盛,煌诛知道消息,本想第一时间亲自前来解救莲镜。但是,千凰念着和爻阳的约定,不想让天界这么快就插手魔界。爻阳历经战败之辱,又经历了丧父之痛,心里正是悲愤难当,在这节骨眼上,天界若是再去触他的眉头,会将好不容易停息的战火再次点燃。虽不至于立刻就爆发,但她,怕爻阳心里埋下仇恨的种子,后患无穷。

    何况,极地魔域乃是魔界本源精髓所在,魔界中人尚不能随意出入,何况天界?未经许可,擅自闯入,若是因为解封而胡乱破坏魔域结构,爻阳可不大怒?

    但是,尚翎身死,不知归期,莲镜作为如今唯一在世的创始之神,便是众望所归。天界那么多人巴巴地盯着魔界,就期盼他能早日归来,由他坐镇天界,这真是天底下最有用的定心丸了。即使魔界再怎么捣腾,天界也有恃无恐。毕竟,弑天已死,魔界再无如此强者,而他们,还有一个比尚翎还要厉害的莲镜。虽然,他们也不知道,这么厉害的莲尊,当初为何会在弑天手上栽了跟头,不过,都极有默契地忽略了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煌诛作为天帝,自然是最急着迎回莲镜的人了,千凰赶到天界的时候,煌诛就打算招呼凤铮一起去往极地魔域,也是想着合两人之力,就算强行破除,也要将莲镜给解救出来。却被千凰组织了,当然了,这个游说功夫不好做,她足足在煌诛耳根前磨了好几天,加之有凤铮支持,这才勉强让煌诛答应,给她三个月的期限。否则,他就带领几个神祗硬闯魔界。

    煌诛说这话的时候,态度强硬得要死,千凰只好点头答应。回头就下了魔界,唯恐不够时间取得爻阳的原谅,到时候,救莲镜的事儿也跟着泡汤了!

    如今,眼见时间都过去三分之一了,还没见到爻阳的面儿,你说她能不急了!这死小子,是知道她有难处故意躲着不见呢,还是怎么滴啊!

    谁知,她还没踏出宫殿的大门,就有三五个宫女围了上来,个个嘴巴不停地劝着。

    “大人,您要什么跟奴婢说,奴婢帮你弄来就好了,不必自己去的!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爻阳还是笑千殇跟这些人打了招呼,这些个宫人虽然看她看的贼死,面上还是挺恭敬地,这一声声“大人”倒也叫的人浑身舒坦,若是不那么看犯人似地看着她,那就完美了!

    “我什么也不要,我就要出去走走!”千凰的话语也很强硬,今天,是铁了心要出去了!

    宫女们面面相觑,眼里都很为难,一个劝道:“大人又不是不知道,上面人交代了,让我们好好伺候你,不能让你乱走动的,否则,我们都要受罚的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立即附和,“是啊大人,您是天上的神仙,有好生之德,就可怜一下我们,不要出去了好吗?”

    这一句句可怜楚楚的话,却听得千凰直想骂娘,奶奶的,要不要这么不把神仙当人看呐,就因为她是神仙,就活该受苦受难啊!“去去去,一边儿去,反正罚的是你们又不是我,我凭啥为你们受这份苦啊!今个儿说什么我也要出去,谁敢拦我,我对她不客气!”

    闻言,众女都愣了,之前好好说话,这小姑奶奶还会悲天悯人地可怜她们一下呢,怎么今天跟吃了火药一样。她们却不知道,再能忍的人也有个期限,千凰正好到了这个沸腾点,今天要是不让她发泄出来,很可能会憋成内伤的。

    趁着众女发愣的档口,千凰以可控的法力将众女一招弹开,自己长腿一跨,便往外闯,直到千凰出了大门,众女才反应过来,惊呼一声,纷纷跑了出去追,一时间,裙角乱飘,跟花蝴蝶似地。

    一边跑,还一边焦急地大喊,“大人,大人,你别跑啊!”

    但千凰跑在前面,身形飞快,一袭白衣飘飘,便如丹顶仙鹤,说不出的轻灵飘渺,一边跑,也一便咬牙愤愤道:“不跑才是傻子,老娘忍你们很久了,这次,偏生不惯着你们!”

    她不想害了这些宫人,但是,她更愿意相信,爻阳不是那种手下人一点小事做不好,就痛下杀手的残忍之徒。之前忍气吞声,那是看在爻阳的面子上,如今冲冠一怒,那也是看不惯那小子给几分颜色就开染坊的张狂样。

    怎么着,当了魔神了不起啊,她还是魔神他娘呢!敢这么跟老娘摆谱,老娘也可以以此编排你!

    本想一路奔去魔神殿,谁知才走了不到一半,就和迎面一人撞在了一起。也是千凰速度太猛,那人又低着头走路,心不在焉,两人才毫无预警地撞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这一撞不要紧,人仰马翻也不为过啊!

    两人当头一碰,各自往后栽去,彼此没个防备,四肢都着了地儿!

    千凰到底是在行动中的,当下撞得脑袋有点儿晕乎,对面那人先是坐在地上一愣,反应过来,立即从地上爬起来,大步地走向千凰,看模样,那是要算账啊!

    千凰抬头,只看见一片绯色的一角出现在身前,再抬头,就看见了熟悉的艳丽面孔,此刻正气势汹汹,来者不善。

    “晏蓉!”

    “是你!”

    两人同时出声,显然都认出了彼此。

    千凰从地上敏捷地爬起来,打了个哈哈道:“我有急事先走了!”

    谁知,走了两步没走动,一回头,才发现晏蓉死死抓住自己的手臂,将一副都扯皱了,晏蓉语气很冲,怒火中烧,“撞了本小姐就想走么?”

    千凰也不想在这种小事上浪费时间,干干脆脆地道歉,“好吧,我道歉,你可以放开我了吧,我真的有急事!”

    谁知,晏蓉却不想善罢甘休,扣住千凰的手腕,依旧强而有力,一边说道:“没想到,竟然会在这里看到你,天界的走狗!”虽然知道千凰是神,她可不害怕,尤其是,这人还和爻阳有一腿,她就更没好生气了。而且,她在战场上拿爻阳威胁他们魔界,更是让晏蓉对千凰恨得牙痒痒。若非如此,魔界怎会如此战败,若非如此,那人如何耿耿于怀,一连一月,都闭门不出。

    亏得他对这天界的无耻之尤如此深情,这人竟以此为软肋,挟持他威胁魔界,伤透了他的心。她在为爻阳抱不平,尽管,爻阳伤她很深,但是,对他长久地喜欢,使她无法在短时间内抹去对他的维护。

    情之一字,最是伤人,也最是刻骨铭心!

    这一句“天界的走狗”可将千凰惹毛了,浑身汗毛倒数,真想上前和这小妮子掐上一架,年纪小小,嘴巴倒是够刻薄的呀!还想追她的宝贝儿子,这么对未来婆婆说话,也想登堂入室,开玩笑啊!

    千凰一声怒骂,“走狗骂谁?”

    晏蓉一声怒顶,“走狗骂你!”

    回完之后,晏蓉才反应过来,不禁怒从心气,“好啊,你敢耍我!”

    “人太笨,没办法!”千凰嗤笑,谁让你丫头先骂人的,姑奶奶没动手,算让这你了!只需州官放火,不许百姓点灯啊!

    晏蓉咬牙,手上用力,“别以为我会怕了你!”

    千凰有恃无恐,“有本事你来咬我啊!”

    两女的视线在空中交汇,擦出一阵“噼里啪啦”的火花,眼看剑拔弩张,就要上演一场恶战,旁的突然响起一声极具威严的厉喝,“你们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听见这声儿,原本对峙的两人齐刷刷地回头,顿时,一个惊,一个喜。

    “你终于出现了,知不知道我等的你好苦啊!”趁着晏蓉发呆的当儿,千凰一个巧手,便挣了开去,人也瞬间如一只白蝴蝶般飞到了爻阳身边,一把抓起他的大手,两只手紧扣着,就好似饿死鬼见了鸭子,生怕它跑了似地。

    一旁的晏蓉见千凰这般旁若无人地亲近爻阳,内心一阵苦涩,她羡慕千凰。千凰能肆无忌惮地亲近爻阳,因为爻阳心里有她,不会轻易伤害她。相较之下,自己就算有意亲近也会被爻阳冷酷拒绝,招来痛心的伤害,因为他心里没有她,自然也不会怜惜她。

    托爻阳的福,自己的父亲是救回来了,却也因为如此,她在他面前,再也无法向从前那样张扬跋扈,有恃无恐,因为,她欠了他。这份情,让她在他面前,便如凭空矮了一截儿,当初,那种臣服的心理一旦占据了上风,自此定位也完全不同了,他彻底成了她的主人,再也没有了少女怀春时的勇敢骄傲。

    果然,本来爻阳一张因怒气紧绷的脸孔,在看到千凰依偎过来时,瞬间有了很大的软化,虽然他嘴上不说,但他的眼神,真的是柔和太多,仿若,整个儿春天都要被他融化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叫你在宫殿里好好呆着吗?乱跑个什么劲儿?”爻阳努力板着一张脸,但他的眼神早就出卖了他。

    千凰这种人精,怎么看不出来,本来还有点忐忑的心,彻底落到了实处,故作诧异道:“你什么时候说过这话啦?我这一个月都没见过你!”这话好生埋怨,千凰自诩吃了亏,此刻撅着嘴,觉得好不委屈。

    之前没有见到爻阳,她好怕他不原谅自己,可是如今见了他,也没和他说什么,她突然间就不害怕了。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眼里能融冰雪的温暖,给予了她信心和勇气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叫笑千殇去接你了么?”这话说出来,却是轻柔了很多。

    对于千凰,他向来是吃软不吃硬的。

    千凰明显感觉到他气场的变化,心里暗喜,面上却故作无辜,“那他不没说是你传的话嘛,我以为你把我扔在一处就不管了,又派人看着我,不让我出去,还当你是想出这种法子来惩罚我。”

    爻阳见她一副灰心失落的模样,忍不住伸出手揉了揉她的头,“你就喜欢胡思乱想!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个份上,傻子都看出,爻阳对千凰的宠溺和维护。

    一旁的晏蓉见两人旁若无人地打情骂俏,而自己一个大活人,爻阳却视而不见,心里顿时酸涩难当,突然很不想再呆在这里。她很想转身就走,但是,她不能对爻阳不敬。

    晏蓉只得硬着头皮开口,“主上!”

    爻阳这才将目光转过来,目光瞬间便严肃了,不是他故意给晏蓉甩脸色,而是,对于旁人,他向来是这个样子。尤其是对于下属,更需要有一份主子的威严。

    晏蓉是个聪明人,但是,沾了感情,未免有些看不开,只觉得爻阳对自己和千凰,差别实在太大,真是让她想一想都难受,如鲠在喉。

    见晏蓉喊了自己又不说话了,爻阳有些奇怪,却主动开口,“晏南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晏蓉正不知道如何开口,闻此,如蒙大赦,“托主上的福,家父很好,如今正在闭关调养。晏蓉正要赶回家看父亲,若无要事,晏蓉告退!”说罢,竟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千凰诧异地说道:“奇怪,方才不是趾高气扬么,现在怎么溜得这么快?”说到这里,千凰突然“哦”了一声,目光落在爻阳身上,笑得一阵怪异,“我知道了,人家这是因为你!”

    闻言,爻阳皱了一下眉头。

    但是,千凰这时八卦心一上来,竟然没看出苗头不对,继续自顾自地说道:“我说阳儿,撇去这女孩的嚣张跋扈,其实还挺不错的,最重要的是,对你一往情深。虽然,她方才对我出言不逊,不过,看在你的面子上,我就不计较了,你要不要考虑一下啊?”

    千凰这话倒是说得挺诚心的,对于爻阳,她有太多的亏欠的。在他最需要母爱的时候,自己却将他推得远远地。那个时候,自己钻进了一个套子里,深陷于弑天留下的阴影之中,简直就像是变了一个人。明明是该捧在手里疼爱的宝贝儿子,却避如蛇蝎,甚至还在不经意间将他逼出了天界,逼到了那个男人身边。还好,弑天并未苛待他,这个孩子,还保持着一颗柔软的心,否则,她的债,真的是永远都还不掉了。

    如今,失而复得,越发珍惜,她便想好好弥补他。一月前持令要挟,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,可以说,这是她这么多年来,做的最正确的一件事。不仅保全了天界,更是保全了自己的亲人,其中,便有这个至亲的儿子,她在竭尽所能地避免让他受到伤害,避免他迷失在仇恨和战争的杀戮里。

    虽然他因为年轻,可能暂时无法理解她的初衷,但是,她愿意等,等他慢慢明白,或者,用爱心和耐心去引导他明白。因为,她问心无愧,即使遭受误会,她也心安承受。

    而为爻阳和晏蓉穿针引线,也是她爱护他的一种方式。看得出来,晏蓉很爱爻阳,尽管她的性子太尖锐,但是,可以肯定,她宁死也不会伤害爻阳,日后,更可能是一个眼睛都不眨就肯为他去死的人。这便够了,阳儿自幼性子沉稳,也能好好的引导她,长此磨合,未必不能成为一段好姻缘。

    更因为,魔神之血变态,非强者不能孕育其子嗣,换言之,魔界除了晏蓉这个女人,其他女子都是不够资格替爻阳孕育子嗣的,而爻阳心高气傲,肯定不会接受仙界之人,这才是最令千凰无奈的。

    千凰难得如此深谋远虑,偏生,爻阳听了却板起了一张俊脸,嗓音一下降了好几度,“你是不是不想赎罪了?”
(精彩小说内容,尽在窝读谷中文网,网址m.wodugu.com)

窝读谷中文网提示:
①若在阅读时发现有错误或缺章,推荐您点击如有缺章错误,推荐百度一下进入百度查找本章上下节。②本站域名为窝读谷的全拼(wodugu.com),360浏览器下快捷键CTRL+D可添加本站至收藏夹。③请务必遵守中国法律法规相关政策,若有意见建议可点击页面下方的站长邮箱。

如果窝读谷中文网收录的文学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本站联系,本站将立即删除。
由于收录作品繁杂,如有不健康的内容欢迎点击举报(在章节内容的右上方)。

Copyright© 2015-2019 http://www.wodugu.com All Rights Reserved.

窝读谷手机站 站长邮箱 豫ICP备13011957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