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玄幻 > 神狐大人桃花多 > 第两百十二章 还是心疼你

   点击进入原版阅读
【如有缺章错误,推荐百度一下】   

第两百十二章 还是心疼你



  -    -    -    -    - 
    千凰没有动,娃娃却开始动了。

    但是,他的动作让千凰震惊又无语,他的舌头没动,只是嘴唇在蠕动,他在吮吸,吮吸她的嘴唇,还有她口中的唾液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依旧很清明,那样子让千凰觉得他是在很认真地做一件很神圣的事情,即使他的舌头伸进了她的嘴里,只要对上他的眼睛,便不觉得这是暧昧乃至于**的举动。就像是婴儿想从母亲那里得到母乳一般,是一间很纯洁的事情。

    问题是,他这样做,让千凰很难过,口腔很快干燥,乃至于有些缺氧。而娃娃,显然也不好过,他的脸有些红,并非爱欲的红晕,而是因为缺氧。

    千凰有些受不了这个状态,但是,她不能动,他又不会停止,唯一的办法就是反攻为主,为了让自己不成为第一个因接吻而憋死的女人。

    千凰的舌头动了,缠住他僵直的小舌。

    她一动,娃娃瞬间就不动了,转而瞪大眼睛,惊奇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眼帘半睁半闭,千凰媚眼斜飞,即使娃娃不懂其中精髓,还是被她的眼神电了一下,望进她的眼里,再也出不来了。

    千凰的舌头真的很灵活,扫荡着他柔软的口腔,千凰发现,他的唇齿间,有一股好闻的奶香味。以前靠近他的时候,就觉得他身上的的味道很好闻,很清爽,但从外面闻起来很淡,她一时想不起来。如今进入他的口腔,便知道这是奶香。千凰想,他最喜欢的食物一定跟奶有关吧,牛奶还是羊奶?

    吻得深了,他的舌头渐渐有了反应,依葫芦画瓢,也在她口腔里搅动,但是不得章法,更像是好奇在她里头捣鼓。千凰试图引导,但是发现难度很大,他似乎玩上瘾了,在里面胡乱地舔舐,搅得她有点儿疼,但是,总比他之前那样要好。

    千凰加大了耐心,用舌头渐渐扳回了主导权,缠得他软了,便由她摆布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千凰才得以脱离他的嘴唇,大口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娃娃离开她的脸,望着她,脸上真有两团红晕,千凰发现,他喷出来的气息有点儿热,但他的眼睛却很干净,还有一种对未知事物的好奇。

    看着他那双纯洁无垢的眼睛,千凰忽然涌起一种罪恶感,她怎么能为了一己之私就吻了他呢,他什么都不懂,才会受人怂恿,她却是明知故犯,太不是人了!

    这时,团团走过来将一本春宫图摔在床上,封面上“春宫宝鉴”几个硕大的字体险些亮瞎了千凰的眼。但是,她此刻不能动作,只能干瞪着眼,对团团怒吼道:“你们到底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团团翻了个大白眼道:“老是这句,能不能换句新鲜的!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千凰气得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这时,团团看向娃娃,道:“主人,时间不多,赶紧办事,先脱了她的衣服,再找一个你喜欢的姿势,然后,交配吧!”

    闻言,千凰真想一口唾沫喷死它,“你个死一坨,交你个大头鬼,还不快把我给放了!”

    团团就懒得理她,只是一个劲儿地催促娃娃,“主人,动手!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倒是提醒了千凰,团团是始作俑者,关键却是娃娃,见他伸手摸向自己的腰带,千凰急的大叫,“娃娃,你要是敢向我动手,如今我不能做什么,过后,我一定跑得远远的,永远也不见你!现在,我命令你马上放开我,别让我恨你!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确实有点儿严厉了,加上她声色俱厉,娃娃显然被吓住了,手将在半空,半天没有动作!

    千凰逼视他,语气不容置疑,甚至有些冰凉,“放开我!”

    “主人,别听她的!”团团在一旁给娃娃打气,这是一场战争,它不想输给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娃娃终究还是将千凰放了,几乎是一个呼吸间的时间,千凰便感到身上的束缚消失,手脚能动了,千凰第一反应就是从床上跳下来,夺门而出。

    谁知,才踏出房门,却听见身后传来一阵压抑的哭声,还有团团无措地安慰声,“主人,你别哭啊,是我的错,是我考虑不周,不管你的事。这个女人不识抬举,我们不要她了,再找一个好不好!”

    团团越说,娃娃哭的越厉害,渐渐地他不压抑了,哭的声音让人听了很心碎,那是一种委屈地,无措的,甚至是惶恐的哭声,嘴里却吐出模糊地字眼,他说,“要!”

    要什么,要她吗?他做错了,却不知道自己错了,自己夺门而去,伤害了他的自尊,他还对她这么执着做什么?

    团团还在继续安慰,“她不好,总是让你难过,我们不要了,不要了!”

    “要,要”娃娃一边抽泣,一边反驳,语气一声比一声犟。

    千凰在院子里,听着很心酸。

    傻瓜,你做错了事情,难道不知道已经没有资格说要了吗?

    我也不应该要你了,因为你太不懂事了,可是,我他妈的还是心疼你!

    千凰一咬牙,转身往回走去。

    屋子里,娃娃跪坐在床上,哭的很凶。娃娃不哭的时候,肌肤白的透明,一哭,整个儿脸都红了,因为皮肤太嫩了,所以分外敏感。那双盈澈的大眼睛更像个蓄水池,里面装满了泪水,还在不断地往外冒,淡色的眼睛因泪水似乎变深了,泪水从脸颊上淌过,像是两条晶莹的小河,小巧的嘴唇微微张开,泪水便拐进了唇里。

    见千凰进来,娃娃瞬间停止了哭泣,眼泪还在流,只是不发声儿了,长大眼睛和嘴巴,眨也不眨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千凰也站在门口看他,没有前进,也没有说话,似乎模糊了立场,但是,见他哭的不成样子,奶奶的,她心抽了!

    团团蹲在床边,皱眉看着千凰,眼里满是指责和敌意。

    忽然,千凰动了动身子,娃娃以为她要求,忙不迭开口,“不——”

    千凰勾了一下嘴角,语气却有些嘲讽,“不什么,叫我不要进来吗?”说罢,千凰就要转身!

    “不!”娃娃急了,居然忘记自己还在床上,倾身就要扑过去,谁知一抬脚,落了个空。

    眼见就要栽倒在地上,娃娃却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,抬头看见那张清媚的脸孔,眼泪一下子喷涌而出,转而牢牢抱住她的身体,却不敢说话了,只是哭的声音很沙哑!

    不要走,不要走……

    团团在一旁,纠结地皱了眉头,先前,它想接来着,但是,看到某人冲过来了,它又忍住了没有动。尽管不想承认,但是,此刻能止住主人眼泪的,只有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“傻瓜!”千凰叹了口气,抬手轻轻拍着他的背,语气总算不那么严厉,“好啦,好啦,不哭了!”

    娃娃抽果真不哭了,只是有些抽噎,她好不容易回来了,他怕她生气,又走掉了!

    千凰离开了他一点儿,看着他红通通的眼睛,问道:“吃错了没!”

    “知!”娃娃点头点的很重,严厉很惶恐,还有些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“还做不做这样的事了?”

    “不!”娃娃立即将头摇的跟拨浪鼓一半,而后又扑进她的怀里,双手锁住她的腰,牢牢地,眼里很依赖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在乎她,但是,他真的不想失去她。他活这么久,生命中出现的女人不多,魅姬算一个,但是,她是他的大姐。还有一个就是素莺,素莺也对他很好,但那种好,让他觉得很压抑。因为,素莺把他看得很牢,不许他接近别的女人,也不让别的女人接近他。他对此无所谓,但是,素莺无时无刻都会看着他,就连修炼,也会陪在他身边。素莺跟在他在一起的时候,会极尽所能地亲近他,他不理解这种亲近,也无法判断对错,有时候,甚至觉得有些反感。但他很善良,他会克制自己的情绪,不伤害素莺。

    所以,遇到千凰,一开始让他觉得很新奇,渐渐地,这种新奇,便成了依赖,一种心理上的依赖。因为,跟在她在一起,会让他很舒服。加上素莺最近要修炼,给了他不少的时间,团团又唯他是从,也方便了他和千凰的相处。如此一来,无形中加强了他对她的依赖性。

    团团说,这是喜欢,其实他还是不理解喜欢的意义,他只是想让她留在他身边。为了实现这个愿望,他什么都愿意做,所以,他听信了团团。但是,他万没有想到,她会如此生气,甚至想要弃他而去。当她夺门而出的刹那,他只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心里坍塌了,他以为,他要永远失去她了。

    他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,可是,他依然想留住她。

    娃娃渐渐安静下来,千凰也作了一番思考,终究开口道:“娃娃,我想,这次斗兽大会结束之后带你一起走!”

    娃娃还没开口,团团首先炸毛,“你想带他去哪里,主人是你能拐带的么!”

    千凰皱眉看着团团,这个一坨怎么这么罗嗦啊!

    但是,她的眼神显然对团团不具备威慑力,反而是娃娃察觉到千凰的不悦,目光看向团团,瞳孔倏然就加深了,不是乞求,而是一种命令,属于强者的威势。

    团团立即肃然起敬,低着头,不说话了!

    娃娃就抬起头,眼里又恢复成平素的清澈。

    千凰就道:“我的意思是,我会带你走。我不是冷血动物,你这么离不开我,我怎么舍得抛弃你。养你一个,也浪费不了多少粮食。只是,你愿意跟我走吗?也许,跟我走之后,就没有这么大的房子住,也好吃好喝,你只能粗茶淡饭,你受得住吗?”

    本来不想多管闲事,但是,她忽然发现放不下他。这么纯洁可爱的少年,她不想他毁在魅姬的手里,她想解救他,让他过正常的生活。她会把他当弟弟一样照顾,就如月尾,锦儿一样。

    娃娃就使劲点头,点的那么快,那么凶,让千凰很担心他的脖子会扭伤。

    只要能跟她在一起,他什么都不怕。

    娃娃兴高采烈的样子倒是让千凰松了口气,转而摸摸他的头,眼里是真的宠溺。

    团团在一旁很着急,就说这女人不是什么好鸟,现在,居然还想拐带主人私奔。主人也真是的,他说走就走,就不想想自己作为一城之主,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吗?不管他们此刻商量的多么好,为了主人的将来,它势必不会让他们胡来的,若是阻止不了,它会通知魅姬大人。否则,主人真的走了,此时以后东窗事发,还不给人捉了把柄,对主人是非常不利的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千凰时常来娃娃的住处找他玩儿,为了不使他胡思乱想,千凰将那本春宫宝鉴烧掉了,决定教他讲话。

    娃娃只能发出单音节,这导致他无法正确地传达自己的意思,千凰也很容易会错意。最重要的是,她讨厌娃娃每句话都要靠一坨翻译。正所谓仇人相见,相看两相厌,千凰是看一眼都嫌烦,更不要说,每句话都要听它的翻译了,这简直就是一种折磨。

    千凰认为,若非有团团这样误人子弟的狗头军师,娃娃要少走弯路,乃至于这次春宫图时间,都是拜团团所赐。对于这种教坏纯洁小朋友的败类,千凰是深恶痛绝。

    千凰教娃娃说话,首先从她的名字开始。

    千凰觉得,认识这么久,她居然没有告诉他自己的名字,确实有些过意不去,主要是之前觉得反正交集不深,没必要留下太多回忆,免得忘不掉。如今不同了,既然决定将来一起生活,自然是双方越熟悉越好了。

    娃娃知道她的名字,显得很高兴,他会说她的名字,但是,每次不是“千”就是“凰”,就是不能将两个字连在一起读。千凰连续说这两个字,说得自己都快吐了,娃娃还是读不出来。先天加习惯,成为他连词成句的组极大障碍,五万年的生活方式,能在一朝一夕就能改变吗?

    于是,千凰努力了三天,一无所获,第四天,她放弃了!

    两人继续玩捉迷藏,有时候是千凰找娃娃,有时候是娃娃找千凰。娃娃也别好找,因为这孩子不会拐弯抹角,不是藏在有洞的地方,就是藏在有数的地方,一身白衣这么显眼,也不晓得遮掩,法力高深,也不晓得用隐身作弊,每次听到脚步声,都会很紧张,一紧张就露馅。千凰每次找他,都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娃娃找千凰,也很好找。事实上,千凰很会藏人,就是因为藏得太好了好几次,娃娃在在附件都能与她擦肩而过。千凰不想窝在原地太久,也不想他找的太辛苦,所以在他找了一会儿之后,就会故意露出破绽让他找到。有时候他转开了,千凰就会跟在他后面,弄出一点儿动静。

    毕竟,她是在陪他玩,而且,她很喜欢看到他找到她的时候,笑的灿烂无比的样子,甚至激动地抱住她的身体,像是赢得了整个天下,那样满足。

    斗兽大会的前一天,千凰跟娃娃告别,说她这几天有事儿来不了,娃娃虽然很不舍,但是,一想到以后她可以天天陪他玩儿,反而显得很听话。

    千凰回到房间,发现许久不见的魅姬居然来了,此刻正坐在梨花木桌子旁。

    千凰走进去,中规中矩地站在她身前,彼此可以保持了一段儿距离。

    魅姬抬眼打量她,明明是坐着,却给千凰一种高高在上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魅姬看她一阵,倏然收回目光,首先开口道:“明日就是斗兽大会,给你定做的衣服也完成了,你看看,喜不喜欢?”

    千凰抬眼,先前只注意到魅姬了,竟没发现桌子上的黑漆托盘里还摆了一件儿衣裳。

    这是一件极其华丽的衣裳,从颜色都花样,都特别张扬。通身是艳红色的,这种红,简直比尘色以前穿的,还要耀眼,在整个色调深沉的魔城里,无论往哪儿一站,都将备受瞩目!衣服上绣了禽鸟图案,很像凤凰,却又不似凤凰,凤凰给人的感觉是光明温暖的,但是这只鸟的眼睛却充满了攻击性,配上衣服的色彩无端显得诱惑。

    见千凰望住这件儿衣服发呆,魅姬便笑道:“衣服要穿在人身上才好看,试试吧!”

    本书由123言情首发,请勿转载!
(精彩小说内容,尽在窝读谷中文网,网址m.wodugu.com)

窝读谷中文网提示:
①若在阅读时发现有错误或缺章,推荐您点击如有缺章错误,推荐百度一下进入百度查找本章上下节。②本站域名为窝读谷的全拼(wodugu.com),360浏览器下快捷键CTRL+D可添加本站至收藏夹。③请务必遵守中国法律法规相关政策,若有意见建议可点击页面下方的站长邮箱。

如果窝读谷中文网收录的文学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本站联系,本站将立即删除。
由于收录作品繁杂,如有不健康的内容欢迎点击举报(在章节内容的右上方)。

Copyright© 2015-2019 http://www.wodugu.com All Rights Reserved.

窝读谷手机站 站长邮箱 豫ICP备13011957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