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青春 > 年少心动 > 抵不过流年

   点击进入原版阅读
【如有缺章错误,推荐百度一下】   

抵不过流年



  -    -    -    -    - 
全本小说网 WODUGU.COM,最快更新年少心动最新章节!

    事情在叶澜出国的半年后有了转折,一天下着大雨的夜晚,何煦从公司开车回家,走到半道上,看到斑马线上,一个女孩没有打伞,狼狈的在雨中跑,红灯了她都没看见,若不是何煦眼疾手快停下了车,非把她撞的血肉模糊不可。

    那在雨中的女孩不是别人,就是项晴,何煦认出了她,慌忙把项晴跩到车上,还递给了她一块干毛巾,项晴一变擦头发,一般抱歉的看着被自己弄湿的车厢,虽然她对豪车没什么认知,但也在何煦找她时,听同事议论过,这车子全国不超十辆,有钱都不一定买的到。

    通过几番攀谈,何煦知道项晴因为遇到了公司领导的骚扰,而选择辞了职,现在正在找工作,这些年何煦一直在给项晴献殷情,他都不知道是因为叶澜的嘱托,还是自己习惯了,这一次他理所当然的给项晴在自家公司安排了一个工作。

    可能毕业后屡次受挫,上学时那份淡泊高傲的心被打磨掉了,又或者是她跟周晨太想在这里扎稳脚,有一个相对安定的未来,这一次,也是唯一的一次,项晴没有拒绝何煦的好意。

    周晨一直很努力的想给项晴安定,在学校里他也算是风云人物,可谓意气风发,光彩照人。但出来工作后,好运气像是用完了,毕业后入职到一家小公司里端茶倒水的受着窝囊气不说,什么别人避之不及的工作,全都是他的,于是他便频繁的出差。

    由于周晨总是十天半月的见不到人影,而何煦因为跟项晴待在一个公司,下班正好又顺路,便每天按时按点的接送项晴。

    本来何煦追求项晴,也就是因为叶阑的教唆,他本身对项晴这种姑娘不感兴趣,也知道项晴跟他以前那些玩的开的女朋友不同,便坦然的跟项晴相处着,反而是项晴,把何煦对她不求回报的体贴跟善意当成了真爱,慢慢的动了心。

    当项晴明白自己的心意后,看似软弱可欺的项晴,毫不拖泥带水的跟周晨提出分了手,任凭周晨如何挽回,她都想吃了秤砣铁了心,没给周晨留任何回旋的余地,转而跟何煦告白。这突入起来的变故,杀的何煦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项晴跟何煦告白的第二天,叶澜恰好从伦敦回来,何煦将前前后后发生的经过告诉了叶澜,何煦觉得事情远超出自己的预想跟控制,弄成如今的局面,他的确不知该如何收场了,没有人比他更清楚,项晴是个需要用爱养着的姑娘,而他的心早就留在一个人身上,取不回来了。

    若是从前叶澜听到这种事,肯定连嘲带讽的奚落何煦一顿,而这次她却什么都没说,匆忙的从何煦哪里离开,直奔了周晨公司楼下。

    其实叶澜并没有想好,自己到这里来是做什么,但当也看见周晨的一刻,她突然间明白了,原来真心的喜欢,只要看上那人一眼,无论你曾经为了忘记做出了什么样的努力,都会溃不成军,所以叶澜再次沦陷了。

    周晨看见叶澜有些惊讶,叶澜看见周晨有些心酸,从周晨的气色上可以看出,这些天他过得很不好,整个人看起来都很丧,很颓废,完全已经不是叶阑印象里,在学校时那个明朗朝气的少年了。

    随后周晨带叶澜,带着去了公司附近的一家火锅店,当时走在门口,周晨看了一眼叶澜肩上价值不菲的包包,一身低调却奢华的名牌,有些抱歉的对叶澜说。

    “现在我依然很穷,这已经是我能请你吃的最贵的饭了,希望你不要嫌弃。”

    或许叶澜在大学里的奚落确实给周晨的自尊心带来过伤害,只是他不懂,叶澜看不惯他不是因为他穷,而是因为她高傲的内心遭到了从来没有过的碾压,不过以此来发泄罢了。

    叶澜扬了扬眉不以为然,踩着恨天高的鞋子,健步如飞的迈了进去,这种档次的地方她的确没来过,但她知道,在这里吃一顿饭,估计把周晨整个大学请项晴吃的麻辣烫都超了,这么算也挺值了,没白白喜欢他这么多年。

    跟何煦喝酒的次数已经数不清了,但跟周晨喝酒却是第一次,周晨的酒量不太好,才喝到第五瓶啤酒便醉的不成样子,而叶澜却很清醒,但她却无比憎恨自己的清醒。

    因为那天她看到阳光且坚强的周晨,哭的像个被遗弃的孩子,她听到周晨说他有多爱项晴,多努力的在给她安置一个家,她明白这个她一直追不到的人,真的永远都追不到了,可她又无比的清楚着,周晨在她心里远比她想象的要重要,不是大洋彼岸那片海能隔绝开的。

    叶澜送周晨回家后,失魂落魄浑浑噩噩的在何家渡过了一天,那一天何韵一直陪着她,或许何韵不算一个很好的安慰者,却能称得上是一个好听众。

    一天的时间何韵听叶阑絮絮叨叨说来很多,说周晨,说项晴,说何煦,再加上她能记得起来的历任男友,也是那个时候,何韵才知道,何煦一直以来隐藏的喜欢,叶澜从来都是知道的,但因为不爱,而假装着不知情。

    第二天叶澜就匆忙的收拾了行礼,赶回了伦敦,而何煦也跟了过去,于是他们又成了一对游戏人间的纨绔子弟,换了个地方而已,对于往事只字不提。

    本来事情发展到这里,总该是个头了吧,没想到三年后两人一起毕业回国,四个人又撞到一起。

    倒也不是什么巧合,而是项晴一直留在何家所属的公司里等着何煦,而周晨为了挽回项晴,也进了这家公司,这是何煦回来才了解到的。

    若真要说有什么巧合,那就是叶澜回来后,在他们三个所在公司的大厦对面,盘下了一个店面,开了一家高级婚纱店。

    这个他喜欢她,她又喜欢他的死局,不但没有溶解在时间的轨道里,反而越来坚固。每个人都没有希望的苦苦煎熬着,没人舍得先一步撤离,没人肯放下心中的执念,怀着渺茫的期许,远远的观望着心理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自从何韵去往里巴黎,叶澜时不时的往何韵哪里跑,何韵知道,她是唯一想着如何化解这场死局的人,只是没有足够的勇气,所以来到何韵这里,远离A市,远离四个人的怪圈,让自己喘口气,或者也想试探一下,在巴黎这个浪漫之都,可不可以有另一个人走近她的心,忘了周晨。

    天已经很晚了,农历的七月六日,空中只有一弯上弦月,跟几颗稀疏的星辰。昏暗的灯光铺洒在宽阔的马路上,时而会有一辆车经过,带出些声响,天有些凉,何韵伸手拉了拉被厉枫披在肩上的西装。

    “这便是他们之间的故事,没有你所谓的甜蜜,或许给你带不来灵感。”

    透过马路上的灯光,历枫看到何韵波澜不惊的眸光,挂着浅淡的沉寂,第一次见她,便觉得这女孩满身都透着故事,有解不完的谜题。不大的年纪,单纯与沧桑不合时宜同时存在她身上,让他费解了许久。

    “你这算记仇吗?”

    何韵下沉的眸光微微怔了怔,脚步虽然没停,却用余光扫了历枫一眼,想到那本风靡全球的杂志上,赞扬历枫拥有亚洲最完美的一张脸,也想到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。

    那时她大学还没毕业,准备了几幅自认为不错的作品,去表哥给他引荐的,在巴黎首屈一指的婚纱公司gorgeous去面试,那时历枫沉着一张脸,一张一张翻着她的作品,最后只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这些没有甜蜜,没有幸福,没有灵魂的东西,就是你的诚意吗?”

    何韵皱了皱眉,一把从历枫手里夺过自己画的婚纱,反口严肃的问历枫。

    “我不懂?”

    历枫从那张高级真皮座椅上,敛了敛眸光,嘴角扬起一抹笑,挺拔的身体突然站起,伸手揽住何韵的头,就吻了上去,何韵瞪大了眼睛,完全没有反应过来,无形之中她被侵犯了。

    历枫自认为自己吻技高超,再冷淡的女人,也能被他吻的意乱情迷,可何韵的毫无反应,让他错以为自己抱着肯的是跟木头,不过是根漂亮却有意思的木头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真不懂?”

    历枫松开了何韵,何韵从容的在包里取出纸巾擦了擦唇,还在历枫那张宽大的办公桌上将手中的图纸整理整齐,放回了文件带里,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让历总失望了,那我先回去了,麻烦你给我表哥说一声,我来过了。”

    不等历枫回应,何韵傲首挺胸的抱着文件袋离开了,历枫挑眉笑了笑,抓起手中的电话,给人事说了声。

    “助理我找到了,把网上的招聘信息撤了吧。”

    在兜兜转转的时光里,该遇见的总归是要遇见的,就如她会在年少时遇见苏锦年,就像叶澜会遇见周晨,还有她遇见历枫,这样光彩夺目的人,她没理由不动心,好像也没有足够的理由动心。

    “其实那天我是生气的,你应该不知道,你的傲慢无理,夺走的是我的初吻。”

    历枫吃惊了片刻,何韵看上去不像在开玩笑,再说她似乎也不会开玩笑。

    “原来我这么荣幸,你若不说,我还真看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历枫的低笑有着些得意,何韵是看见了的,或许所有人都以为,她足够的资本游戏人间,但她真的没有。何韵停下了脚步,正色的转身九十度。

    “像我这样姿色的人,围着你的大把大把的存在,为什么还会对我感兴趣?”

    历枫这样自带闪光的人,不知被多少人盯着,即使何韵不去查,也知道跟他有过感情纠葛的女人,足可以撑起一台宫廷剧,肥环瘦燕,千姿百态,何韵想不通,历枫有什么理由在她身上浪费精力。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要问?”

    历枫在工作中严谨,在生活中散漫,完全是走两个极端的,但在这两个极端里,却只有一个共性,那便是空前的自负。

    “算了?”

    何韵蹙了蹙眉,欲想着继续朝前走,却被历枫一手抓住,何韵诧异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看你,怎么这么开不起玩笑?”

    何韵不动声色的将自己手抽出来,自从她离开gorgeous后,历枫时不时的会跑到画廊来。她做他的助理时,每天都见他忙的焦头烂额,吃饭的时间都没有,那天抽空给她一个面试,已经是给足了表哥面子。

    “或许你说的对,我就是这般的无趣,所以历总需要重新考虑一下,要不要在我身上浪费你宝贵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历枫干笑了两声,双手搭在何韵肩上,依照他们的身高,历枫低头便可与她对视,随后他很认真的对何韵说。

    “对你做什么,都不叫浪费时间,我很乐意。所以小韵,不要再怀疑我的诚意好吗?”

    何韵转头看了看按在她肩上那双修长的手,那是一双绘出的婚纱,可令整个世界为之喝彩的一双手,也是让表哥爱恨交加不能超越的一双手,更是表哥最想她攀至的高峰。

    “你是第一次回国把,有没有觉得月是故乡圆?”

    何韵扶开了历枫的手臂,继续超前漫步,暗暗的转开了,本就讨论不出结果的话题。

    “虽然我长在国外,没有来过A市,但想到你在这里长大,有着你的气息,就觉得A市很亲切。”

    表哥曾提醒过何韵,历枫是情场高手,他能把你捧到云端,也能把你摔进地狱,能降伏他这样的人,自然是好,若不能,就务必守好自己的本心,因为他带给你的伤害,远比苏锦年要强上千百倍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何韵只是淡淡的回了两个字给历枫,历枫知道,他说的这句话,恐怕何韵连标点符号都不带信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可以跟我讲讲你的故事吗?我想知道他是怎么得到你的心的?”

    历枫突然提起苏锦年,让何韵不由的皱了皱眉,他现在应该是家庭幸福,婚姻和睦了吧,无论怎样,总比如今的自己好。

    “一段心酸的往事,毫无幸福可言,怕也给不了你什么灵感,不听也罢。”

    何韵一直对历枫,都是拒人千里之外的态度,让历枫很有挫败感,但这种挫败感为他带来的不是远离,而是更浓的兴趣。

    “我想听,跟灵感没关系,因为我是真的想了解你,想知道你换一种态度对我,是怎样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何韵笑了笑,嘴角浮现了好看的梨涡,历枫知道她长的不错,但没想到笑起来跟清冷有着极大的不同,一个能将人甜死,一种能将人冻死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多笑笑,不然怎么对得起脸上这对好看的梨涡。”

    历枫这么一提,何韵收起了脸上的笑,沉沉的叹出一口气,没有搭话。

    “小韵,告诉我,我有没有机会?”

    何韵的脚步顿了一下,抬头看了看天上仅有的那几颗星辰,她想到了苏锦年那双清澈而明亮的眼睛,苏锦年跟历枫是完全不同的人,任凭你怎么对比,除了性别外,找不出第二个相同点,能不能动心,她不敢下决断。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,顺其自然吧。”

    街道还开着门营业的店铺里,照射出浅黄色的灯光,将何韵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,恰巧走到了一个岔路口,何韵知道一条是她常走的,可以径直通向家里,但另一条通往哪里,她却不知道,她站在路口犹豫了一下,抬脚向着那条没走过的路走去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《年少心动》是很多单独小故事的整集,但彼此之间有些无伤大雅的牵扯,虽然是完结的状态,但我还是会不定期的去更新,喜欢的亲们可以收藏着,不存在用截断故事的方式,吊亲们的胃口。

    因为我更擅于写古风的故事,最近也一直在忙着撰写《并蒂择凤》,很久没有去更新《年少心动》,其实这个故事写出来很久了,却一直都没有发出来,因为我总想着,一个好故事总该有个引人深思的道理在里面,否则它就是一个无痛呻吟的空壳。

    比如何韵跟苏锦年是在讲逃避,得到的是一时的解脱,却是一生的悔意。南乔跟纪休思是在讲,在爱情里,有时候适当的有底线的大度,换来的可能是命运意想不到的馈赠。

    但这个故事写的时候,我正处在一个情绪的低谷,写的很悲观,这次翻出来,修改了大量的篇幅,也因为大家反馈,何韵的故事太惋惜,便又加上了些何韵的续集,希望不要给大家太多的负能量。

    允许我再次厚着脸皮推荐一下我的新书《并蒂择凤》,我真的是很用心的在写,对于大家的支持,我会用馈赠更多的好故事的方式感谢大家,亲们,爱你们??。

窝读谷中文网提示:
①若在阅读时发现有错误或缺章,推荐您点击如有缺章错误,推荐百度一下进入百度查找本章上下节。②本站域名为窝读谷的全拼(wodugu.com),360浏览器下快捷键CTRL+D可添加本站至收藏夹。③请务必遵守中国法律法规相关政策,若有意见建议可点击页面下方的站长邮箱。

如果窝读谷中文网收录的文学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本站联系,本站将立即删除。
由于收录作品繁杂,如有不健康的内容欢迎举报(点击下方联系我们)。

Copyright© 2015-2020 https://www.wodugu.com All Rights Reserved.

窝读谷手机站 联系我们 豫ICP备13011957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