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武侠仙侠 > 邻家闺蜜爱上我 > 第一千八百九十一章 大结局 三合一大章节

   点击进入原版阅读
【如有缺章错误,推荐百度一下】   

第一千八百九十一章 大结局 三合一大章节



  -    -    -    -    - 

  

  第二天就是姬勇的葬礼举行的日子,在没有正式公告之前,葬礼的准备工作还是按照正常程序来走,皇陵在姬勇驾崩以后便开始修建,现在已经完工,姬勇的遗体被暂时存放在殡宫,由皇家护卫队日夜守候。

  且仪式自然是按照天启的最高规格来办,抬棺的人共有一百二十八人,姬勇的遗体会先抬出殡宫,再到正殿中正殿,然后再出皇宫正大门,再由千千万万的送葬的队伍送往西山陵园。

  一大早,皇宫里外白色便成了最主要的色调,所有的皇家护卫队士兵都换上了素白的制服,天启皇宫正大门外广场上的国旗也降了下来,在葬礼没有开始之前,哀乐也响彻于整个皇宫,除了这些,今天整个上京都将禁止一切娱乐活动,所有娱乐场所禁止营业,什么演唱会、音乐会甚至重大比赛一律延期。

  这是对姬勇的最高级别的告别,全上京好像都处于沉痛哀悼中。

  一百二十八名抬棺人都是姬氏皇族子弟,通过挑选出来,事先经过无数次的排练。

  这时已经到点了,即将举行隆重的殡葬仪式,按照程序应该由姬毅带领皇后、姬莎先行进行祭拜,但就在这时,一支铁狮卫的车队徐徐开来。

  恒元亲王已是如今姬氏皇族的最有威望的人,所以一般来说,今天皇宫将会由他来主持大局,可直到此刻,姬免才正式现身,现场除了皇家护卫队还有姬氏皇族,以及天启的权贵们。

  本来早就在私下议论,讨论昨天上京流传的传言,看到铁狮卫的车队抵达,更是掀起了骚动。

  铁狮卫的车队由姬免的大统领专车打头,拱卫着一辆大气的特别定制的黑色礼宾车徐徐驶来。

  这辆车规格不低,长达六米左右,全黑的车身,车头上的车标为铁狮标志,这也是天启的国徽,除了皇室最高级别的人员没人有这个资格。

  且车身全都是按照现在的最顶级的标准来打造,具备防弹以及应付一切突发状况的功能,这样一辆车虽然没有加上正式的铭牌,但大多数人已经猜到是谁来了。

  车队还没有抵达,已经掀起了全场的轰动。

  抵达后,铁狮卫的人员迅速下车,取代皇家护卫队接管了现场的守卫工作。

  原本这应该是皇家护卫队的职责,不过姬免下达的指示,且皇家护卫队没有接到指令前,虽然觉得不合规矩,可也没人会再反抗,而且昨天的消息已经传得沸沸扬扬,皇家护卫队自然也听到了。

  姬免下了车后,一身戎装,和平时没有特别大的差别,根本不像是来参加国丧的样子,矮胖的身材也显得很有威严,先是环视了一遍四周,随即昂首阔步,转身到了那辆特别的车子旁边,打开车门,旋即以一副恭敬的姿态退到一边。

  我跟着下了车。

  我才一露面,全场登时一片哗然。

  “陈小羽!怎么会是陈小羽?”

  “他不是天启的头号通缉重犯吗,怎么能来皇宫?”

  “难道昨天传播的消息是真的?天启变天了?”

  “恒元亲王的态度不对啊,他这是在干什么?”

  征东王、讨北王、柳絮也都来到了现场,看到这一幕,却是相视一眼,笑了起来。

  他们自然是知情者,今天的结局早有意料。

  我的出现引起全场轰动,毕竟我可是全天启通缉榜上的第一人,天启一直都没有放弃过对我的追捕,甚至开出的悬赏一再加码,但实际上这样的通缉也不可能有效果,其一,我长期待在星耀,其二,我现在已是天下第一高手,要想抓我,除非调集大军围剿,否则绝不可能做到。

  现场激起千层浪花,绵延不绝,震惊、疑惑、担心的声音不断传来,各种各样的表情也在此时呈现。

  姬雨晴随后缓缓走下车来,她今天的打扮很正式,长长的裙子显得高贵而又典雅。

  在姬雨晴下车时,现场的波动反而没有我出现的那么大,也有可能是因为我已经带起了震撼,让他们有了心理准备,不过各种各样的声音还是传来。

  “晴阳公主,她也回来了?”

  “晴阳公主和陈小羽一起回来,想要干什么?”

  “不对劲啊,大皇子到现在还没现身。”

  姬免随即让随行的铁狮卫拿来一个大喇叭,大声喝道:“安静,晴阳公主和镇南王府世子陈小羽有重要消息宣布。”

  其实我从来没被封为世子,而且镇南王府的编制已经不存在,只是今天我回来了,姬免当然要给我一个能够镇住人的身份,想来想去,也只有镇南王府世子合适,毕竟总不能以星耀护国神王的身份回归吧。

  姬免的话再次掀起一场热议,姬免脸现怒色,再次暴喝:“肃静,肃静!”

  全场才渐渐安静下来,鸦雀无声。

  姬免亲率铁狮卫在前面带路,簇拥着我和姬雨晴走到了殡宫外面的走廊上。

  两名铁狮卫迅速将立式话筒搬来,旋即又小跑着往后退开。

  我站在走廊上,全场都在看我。

 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,以姬雨晴的能力是做不了什么的,天启若变天,我便是主角。

  万众瞩目,鸦雀无声,站在高廊上,我有一种君临天下一般的自豪感。

  现场的很多人,不,我敢肯定是绝大部分,都骂过我,鄙夷过我,甚至公开发表过对我的谴责,叛国贼,这是多少年一直冠在我身上的罪名,不过今天即将彻底洗清。

  看到他们的样子,我心里同时也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爽感。

  没想到吧,我陈小羽回来了,还站在这个高廊上,你们这些人全都得恭恭敬敬地听我训话。

  平西王在人群中,虽然他还没有被限制,但其实平西王世子已经失踪快二十四小时,他早已嗅到了不对劲的味道,看到我公然出现,且铁狮卫大统领姬免对我态度恭敬,不由懊悔,看来真的错了,真的选择错了,镇南王府还是镇南王府,即便是倒了,也依旧有东山再起,傲立天启的一天。

  甚至平西王都想悄然跑路,但很快他发现,铁狮卫已经盯上了他。

  其实自昨天拿下姬毅以后,姬免就做了相应的部署,秘密监控平西王,如果他有什么异动,即刻拿下,所以,他就算想跑都没机会。

  “咳咳!”

  我干咳了几声,旋即拿出了一张早已准备好的演讲稿,以及姬毅死前写下的遗书,大声开始了讲话:“我知道很多人都很意外,我怎么会站在这儿和大家讲话,我也知道长期以来,我陈小羽在天启都是不受欢迎的人,但不管你们喜不喜欢,怎么讨厌我,但今天我讲的话你们都得听着。今天我来这儿,有几件重大的事情要宣布。第一,今天国丧取消,因为……”

  “什么,国丧取消!”

  “怎么可能?为什么取消啊?”

  “先帝驾崩,丧礼筹备了这么长时间,花费了这么多经费,怎么能说取消就取消?”

  除了皇宫里参加国丧的人,外面还有十万群众,等着送葬,今天的国丧更是早已准备好了直播。

  天启官方的通过资格审查的记者们正聚集在角落。

  随着我的话音落下,现场的闪光灯不断闪起,咔咔咔地对我拍个不停,与此同时记者们也在拿着话筒直播报道我的说话内容。

  “国丧竟然要取消?怎么回事?陈小羽会给大家什么解释?”

  “这是干什么啊?花了那么久筹备,说取消就取消?”

  “镇南王府不是已经被取消了吗,怎么还有世子?”

  安静的现场再次掀起一场轩然大波。

  姬免再次威武地暴喝:“肃静,肃静!”

  好久,现场才又安静下来。

  我继续刚才的话,续道:“国丧取消,是因为姬勇实为窃国逆贼,乱臣贼子,以阴谋夺取了皇位,这样的人不够资格享受国丧,更不够资格入皇家宗祠,葬皇陵。可能有很多人觉得我陈小羽的话是无稽之谈,我手上有一份姬毅畏罪自杀前写的遗书,上面说得很清楚,劳烦恒元亲王为大家念一下。”说完将姬毅的遗书递给了姬免。

  听到姬毅畏罪自杀,现场自然不可避免的又一次骚动起来,堂堂一国储君竟然畏罪自杀,太不可思议了吧,还有我说姬勇父子阴谋夺权,又有什么根据?

  这遗书我可以念,但没有姬免来念有信服力,其一,姬免已是皇族中威望最高的人,其二,姬免本身就是皇族的一员,更有说服力。

  姬免接过遗书便念了起来。

  现场的人各种各样的夸张的表情溢于言表,从震惊到愤怒,跟着很快便响起了一片骂声。

  “原来是他们害死了姬扬,阴谋夺权。”

  “亏大家还这么信任他们父子,哪晓得背地里这么龌龊。”

  姬勇还是威武亲王的时候,各种赞誉加于一身,与姬耀一辈子的兄弟情,忠心拱卫天启,被誉为天启的定海神针,靠山王,可谁能想到在姬耀去世以后,姬勇会阴谋窃国,姬耀的另外一大致命失误又暴露出来了,他错信了姬勇。

  但实际上还是同样的一个缺点,姬耀纵然再聪明,算尽一切,但却看不透身边的人,大皇子、姬勇都是活生生的例子。

  随着遗书的公布,虽然也有人还抱有怀疑,但大势已去,姬毅都死了,谁还能再跟我说不,说不又有什么意义?

  历史不可能改变,他们只有接受这个结果。

  随着姬勇父子的真面目被揭露,现场一片谴责,群情奋勇。

  姬免向我点了点头示意,我知道火候到了。

  当即再次宣布第二件事情:“先帝的几位皇子都已经不在了,现在唯一的血脉就是晴阳公主,只有晴阳公主才有资格继承帝位,我宣布的第二件事情,晴阳公主将择日登基,成为天启有史以来的第一位女帝!”

  这句话更加震撼,如重磅炸弹在人群中爆开一样。

  “怎么可能?怎么可能?天启从来没有女皇帝啊。”

  “这不是乱套了吗,就算是公主也不行啊。”

  “不行啊,女人怎么能当皇帝?”

  现场各种反对的声音。

  我当场冷笑道:“女人为什么就不能当皇帝?难道女人就一定不如男人吗?”

  “陈小羽,你忽然从星耀回到天启,恒元亲王又忽然支持你,你做这么多是想干什么啊?呵呵,难道是想借公主控制我天启?”

  内阁中一个大臣走了出来,满脸的刚正不阿的气质。

  我看向那位大臣,说:“敢问阁下是哪位?”

  那大臣叫道:“我是内阁教育大臣郭宝义。”

  我一边冷笑,一边点头,随即忽然眼中爆射凶光,伸手从身后一名铁狮卫腰间拔出佩刀,随手一扔。

  嗖!

  一把刀带起破空声,在清晨的阳光下,闪烁着寒光,如闪电般往郭宝义射去。

  嗤!

  一把刀直接穿透郭宝义的身体,郭宝义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胸口,手指着我,嗫嚅道: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  一句话再也说不出来,往地下栽倒。

  姬雨晴虽然也经历过不少风波,可看到这一幕还是有些心惊肉跳,小声说:“羽……羽哥。”

  郭宝义四周的大臣、皇族人员们无不骇然,纷纷往四周散开。

  “我再问一句,谁反对?”

  我再次大声问道。

  全场没有一个人回应,所有人都是低下了他们高昂的头。

  和这些老油子相处,我很清楚,要用温和的手段和他们谈判,只怕又是各种扯皮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真正解决问题,既然这样,那就不妨强势一点。

  况且我陈小羽真的无所谓,在星耀屠戮过皇族,在征东王府灭杀上千人,又岂会在意宰了他一个内阁大臣?

  说什么女人不能当皇帝,那谁来当?

  让那些阴险的小人来做吗?

  天启这么多年的动荡,教训还不够深刻?

  况且,我要是不采取强硬手段,他么的,这些老狗说不定又会在恢复我镇南王的事情上搞事情,镇南王府什么时候能拿回来?

  现场的气氛随着我的出手,冷了下来,就如同寒冬腊月一般。

  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阵凉意,就连远处的角落里的记者们也不约而同的停止了报道。

  姬雨晴小声说:“羽哥,这样公然杀了一个大臣,怕是会引起非议。”

  我低声说:“要杀一个人容易,要找他的罪证也不会太难。”

  什么是权力争斗,什么是成王败寇?

  我赢了,以后要找郭宝义的罪证还不是轻而易举,欲加之罪何患无辞,不就是这么说的吗?

  到时,我又会成为万人称颂的英雄,真义的化身。

  ……

  一月后,姬雨晴正式取代姬毅登上了帝位,当天也是我和她结婚的日子,双喜临门,同时,姬雨晴也正式以天启皇帝的身份,恢复了我镇南王的爵位,并与我携手踏上了中正殿。

  我再一次站在天启的中心,巅峰之上。

  礼官在登基仪式结束后,拿来了镇南王的王冠,当着全天启的人给我戴上。

  今天的我已经加冕为王。

  一身传统的服装,配着剑,带剑入殿,如果是以前,能够带剑入殿的可都是一个国家仅次于帝王的要员,现在虽然没有那么传统,但依旧很隆重地彰显了我的地位。

  内阁大臣们聚集在大殿里,眼睁睁地看着我戴上王冠,随后以姬雨晴老公的身份坐上了龙椅旁边的椅子。

  那是镇南王专属!

  所有大殿里的人都清楚,姬雨晴能回来全是因为我,而且她不会处理各种事务,如今天启的真正帝王应该是龙椅旁边那位才对。

  历史轮回,江原陈氏再一次崛起,且这一次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巅峰。

  我除了是镇南王,还是天启的摄政王,身上挂着皇家护卫队大统领的头衔,这也是天启第一次外姓人出任皇家护卫队统领。

  在大殿里还有一些人,在天启中没有显要的地位,都是我邀请来的。

  分别是我爸、我妈、姬蓉、刘芳芳、陈憬、小海、谢七、江玉凤、以及南门的一干兄弟,还有向镇北,久违的二公子,我没有正式拜把子,却丝毫不亚于拜把子的兄弟,还有向盈盈,还有飞爷,还有付小乔,还有姜婷以及她收养的姜敏等等。

  绝大多数人不够资格进入天启的最高中心,都是感到兴奋无比。

  尤其是小海那厮,更是兴奋的当场掏出手机要拍照片发朋友圈,被谢七瞪了一眼,方才郁闷地将手机揣了回去,随即还是忍不住兴奋,小声说:“七哥,我这辈子做梦都想不到,能到这儿来,更想不到羽哥真的封王了,还是摄政王。”

  谢七说:“羽哥的事情你不知道的多着呢。”

  小海说:“可惜羽哥没带我去星耀,要不然一定也很风光。”

  谢七笑了笑,懒得再理会这厮。

  “爸爸今天好威武啊,好帅!妈妈,我能不能也要一套那样的衣服啊。”

  陈憬看着我兴奋地对刘芳芳说。

  我爸在旁边笑道:“陈憬,爷爷回头就让人给你做一套,你以后也要像你爸爸一样。”

  虽然刘芳芳和我现在都还没正式完婚,但陈憬却是我陈小羽的大儿子,真正的镇南王府世子,以后是要接管整个镇南王府的。

  我的国籍改了回来,现在又的籍贯是江原留香郡。

  星耀那边自然也派了代表来参加,来的人不是我小舅子顾青书,是顾青寒,我微微有些失望,不过我知道星耀那边的问题比天启更麻烦,他是走不开的。

  顾青寒见到我的时候,给了我一封信,顾星耀给我的信,上面只有简短的几个字:“爸爸,我想你,你什么时候回来教星耀练剑啊,还有你那把剑太重了。”

  看到顾星耀的剑,我又很想他们了。

  ……

  人生总有遗憾,我也不例外,段青筠还是没来找我,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,但我相信她一定还活着,她有意避开我,我能做的就是为她祈祷,她好就好。

  我回到镇南王府的第一天,在门口下了车,走到了湖边的河堤上,依着护栏,看着临江湖的湖面,湖面今天很平静,波光粼粼,景色极美。

  湖面上有几艘小船,船上有几个游客,正在指着镇南王府指指点点:“那儿就是镇南王府,听说镇南王要回来住了,重新掌管江原。”

  “也不知道江原以后会变成什么样,不过这几年确实很糟糕。”

  “希望能有新的迹象吧。”

  “听说镇南王很厉害,在星耀做了很多事情,江原或许会因为他而改变。”

  “希望吧。”

  我站在湖边,自然听不到游客们的话,但看着浩瀚的湖面,心里也确实有些雄心壮志,镇南王府拿回来了,但江原道还百废待兴,我要让这江原成为天启最为富饶的地方,镇南王府再次成为天启的最大依靠,十三营依旧是天启的王牌军。

  “羽哥,十三营统领来了。”

  就在这时,一辆辆赤炎军的车子浩浩荡荡地开来,在我身后停下,十三营统领纷纷下了车。

  “参见镇南王!”

  我回头看到十三营统领,胸中感慨万千。

  都回来了,都拿回来了,属于我江原陈氏的统统拿回来了!

  ……

  镇南王府重新划归江原陈氏,但隔了这么多年,必须要翻修才可以入住,第二天我就带谢七在府里参观起来。

  “羽哥,你想怎么翻修啊?”

  谢七询问道。

  我说道:“外院差不多,尽可能的保持原来的模样,内院却要好好处理一下。嗯,谢七,我想在内院分出二十个独立小院,再找个学识渊博的人取好听点的名字。”

  谢七诧异道:“干嘛分二十个小院啊?”

  我沉吟道:“陛下来江原肯定要住独立小院,顾青青也要一个,刘芳芳肯定也不能少,柳絮那儿也要住进来,还有姬蓉,还有段青筠,还有凤姐,还有……”

  我扳起指头一个一个地数了起来。

  谢七作为我委任的镇南王府大总管登时瞠目结舌,待我数完,却又疑惑道:“羽哥,就算全部分配,也不用二十个啊?”

  我白了谢七一眼:“你怎么就知道以后我没有新的女朋友啊?”

  谢七当场绝倒!

  ……

  

窝读谷中文网提示:
①若在阅读时发现有错误或缺章,推荐您点击如有缺章错误,推荐百度一下进入百度查找本章上下节。②本站域名为窝读谷的全拼(wodugu.com),360浏览器下快捷键CTRL+D可添加本站至收藏夹。③请务必遵守中国法律法规相关政策,若有意见建议可点击页面下方的站长邮箱。

如果窝读谷中文网收录的文学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本站联系,本站将立即删除。
由于收录作品繁杂,如有不健康的内容欢迎举报(点击下方联系我们)。

Copyright© 2015-2020 https://www.wodugu.com All Rights Reserved.

窝读谷手机站 联系我们 豫ICP备13011957号-1